新政后,首批“二孩”入园难、入园贵怎么破?

城市怎么办2019-09-13 22:58:57


今年9月,“全面二孩政策”后出生的首批适龄儿童将陆续开始进入幼儿园。根据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吿预测,从2019年开始,学前教育资源需求开始大幅度增长,2019年学前教育阶段将因“全面二孩”政策新增适龄幼儿接近600万人,预计到2021年,幼儿教师和保育员缺口超过300万人。



“入园难”是新旧问题的共同结果


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早已存在多年,不能完全算在“全面二孩政策”头上。当然,“全面二孩政策”确实带来了一波婴儿潮,增加了适龄幼儿数量,从而加剧了这一问题。而各地对于学前教育不够重视,没能对学前教育起到兜底作用,这导致学前教育有些不规范,入围难、收费贵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全面二孩政策”推出之后,就让这一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所以“入园难”是新旧问题的共同结果。


 “入园难,进公办园更难”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一些幼儿园收费已远远超过大学,然而入园却比进大学还难,这显然是不合理的。这种现象既与幼儿教育的过度市场化有关,更与我国对幼儿教育的投入不足有关。


在优质公办幼儿园日益成为社会稀缺资源前提下,我们看到了各种怪状:彻夜排队报名、家长“比赛”交钱、“条子生”泛滥……而隐藏其后的一个事实是:有关统计数字显示,在我国,幼教占公共教育经费的比重仅为1.3%,这一数字远远低于东南亚的泰国16.4%,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专家观点:政府主导是解决学前教育所有问题的突破口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王化敏认为,政府应保障每一个儿童公平接受教育的权利,不能总依靠民办园解决问题,应大量建设公办园。“首先应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即使在金融危机下,美国等发达国家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也在增长,而我国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一直占整个教育经费支出的1.3%左右。”


王化敏指出,“还要做好规划,在城市社区、城乡接合部、农村都要兴建高质量的幼儿园。”在上海,70%的幼儿园是公办园,也实施对民办园积极扶持政策。如果小区里有民办园,小区孩子的收费标准只相当于公办园,政府会给予补贴。这相当于由政府出资购买服务。“解决学前教育问题,获益最大的也是政府。这对社会稳定发展和国家、民族的未来都有好处。”


原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会理事长,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首席专家王国平指出,2010年7月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提出,中国教育体系由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民族教育、特殊教育八大部分组成。


王国平强调,《纲要》第一次把学前教育作为中国的国家教育体系组成部分,而且是基础部分,排在第一位,是“金字塔”的基座。《纲要》中要求,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这就提醒我们,政府主导是解决学前教育所有问题的突破口。目前学前教育出现问题,主要原因就在于政府主导没有真正体现。解决学前教育的问题,必须首先研究解决好政府主导这一命题。



解决“入园难”的政府“兜底”举措


对于“入园难”的问题,国家及地方相关部门也是频频出招。早在2009年,杭州市委、市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名校集团化战略的实施意见》就对学前教育提出了“尽快在杭州形成15年一条龙式的优质教育体系”的要求,计划在全省乃至全国率先形成15年一条龙式的优质教育体系,包括了3年的优质学前教育。


2010年,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中指出,要把发展学前教育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多种形式扩大学前教育资源。


2018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再次聚焦学前教育,出台《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


2019年7月29日,全国基础教育工作会议召开,要求多渠道办好学前教育,重视解决“入园难”问题。


据教育发展统计公报统计,2010年,学前教育较快发展。幼儿园数、在园幼儿数、幼儿园园长和教师数均有增加。全国共有幼儿园15.04万所,到了2018年,幼儿园数量与8年前相比,已达到26.67万所。


今年4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各省(区、市)党委、政府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抓紧研究制订《若干意见》实施意见和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方案,推进学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优质发展。


比如,北京通过利用疏解腾退空间新建改扩建幼儿园、支持国有企事业单位和街道办园、以租代建等多种方式,扩大普惠性资源供给,2018年新增学前学位超过3万个,2019年拟再新增学位3万个。今年4月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表示,对所有普惠性幼儿园,不管公办民办,只要提供安全的、有质量的教育,都纳入生均定额补助、一次性扩学位补助及租金补助范围,并对于由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转为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给予一次性奖励。2018年,北京市学前教育经费占财政教育经费的比例由3%提高到10%。


天津2019年计划新建、改扩建幼儿园150所、新增学位4万个。河北提出到2020年实现行政村普惠性学前教育全覆盖,每个乡镇至少办好一所公办中心园,每个常住人口在3000人以上的村至少建成1所标准化公办园。


山东2018-2020年每年新建改扩建幼儿园超2000所,新增学位50万个以上。河南2019年计划新建、改扩建幼儿园1000所,新增学位10万个。


国家及地方政府部门在解决“入园难”难题时积极作为,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随着适龄儿童的增长,缺口仍然很大。要能破解这些难题,需要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能够继续做大学前教育资源这块“蛋糕”,要对学前教育起到兜底责任。在人口红利消失、老龄化加速的当下,降低育龄夫妇的生育成本、鼓励生育,有利于国家利益与民族未来,破解幼儿园“入园难”问题,也就更显紧迫而重要。


【参考文献】

1. 王国平:《城市怎么办》第8卷,2010.8;

2. 快资讯:《幼儿园入园难,不能完全算在“全面二孩政策”头上》,2019.8;

3. 搜狐新闻:《“入园难”是家事更是国事》,2019.8;

4. 搜狐新闻:《幼儿园入园难将至少持续五年 入托难难于上大学》,2010.7;

5. 北京青年报:《解决二孩入园难应强化政府“兜底”》,2019.8


供稿:江明霞、林玥玥

审核:方志明

推 荐 阅 读  ↓ ↓ ↓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的源头及破解对策——从中学校长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声谈起


从冠军摇篮到天元公学


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跨越时空的对话

喜欢本篇内容请给我们点个在看


https://www.wxwenku.com/d/201377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