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碧婷爸爸:我女兒喜歡向佐的原因,真的好奇葩!

2019-09-13 07:51:19


1
怪誕女神


最新一期的《女兒們的戀愛》中,郭爸爸問郭碧婷:“你欣賞向佐的優點什麼?”

郭碧婷給出的答案十分出乎意料,她説:“他吃飯的時候,你會覺得那食物看起來很美味,他吃得那麼津津有味的樣子,會讓人家覺得很棒很開心。

網友在底下嘲諷這個回答。

有人説這是實在找不到地方誇了,還有人説感覺郭碧婷像被強迫了一樣。

就連郭爸爸都開玩笑道:“吃飯竟然也算優點,我女兒很奇葩。”

但講真,作為一個吃貨,我真的超讚同這個答案啊!

因為我對食物有種天然的崇敬。我時常開玩笑,如果我去做吃播,一定能瞬間紅爆全網。一盤菜,但凡端到我面前,我就一定會讓它走得尊嚴而又體面,用十足的專注吃掉它,就是我應盡的義務。

我沒法容忍那些對食物不恭敬的人。

每次在飯桌上看到心不在焉或者敷衍了事的人,我就會氣不打一處來:那隻雞連生命都奉獻了,你有什麼資格不好好吃它!

沒開玩笑,這就是吃貨快樂的源泉——跟喜歡的人一起嗦螺、吃蟹、撈米粉,把一頓飯吃得津津有味,是一種多麼難得的默契和滿足啊,哪裏牽強了?

兩個人在一起吃一頓飯,就擁有了快樂的一小時。兩個人在一起吃三頓飯,就擁有了快樂的三小時。啊,有多少人的一天裏,能擁有快樂的三小時呢?

能讓你每頓飯都開心的人,難道不珍貴麼?


2
怪誕女神


我真沒開玩笑,也沒瞎寫。

事實上,這是我一直想寫的一個話題。

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都感覺現代人活得太緊繃了。緊繃到什麼地步呢,恨不得上牀都踩着八釐米高跟鞋,可以隨時蹦下地幹活的那種。

我寫一個愛烘焙的小姑娘,底下的評論説,成天就知道烤小蛋糕,有什麼出息?

我寫明星八卦和生活小事,底下又有評論,這些沒營養的話題,有什麼好寫?

當代人似乎功利到,連最簡單的快樂都瞧不上了。

他們既不看娛樂節目,也不看段子笑話,沒法接受雞毛蒜皮的家長裏短,更不能忍受一個人把大好時光,閒散在吃飯睡覺打豆豆這些小事上。

就連你發條朋友圈,他都會質問你:“發這些哈哈哈的表情包,有什麼營養?”

啊,好無趣的人啊。

那麼喜歡有營養,你去看科學雜誌啊,刷啥朋友圈?

我本人是旗幟鮮明地不跟這類人做朋友的。不為什麼,就因為掃興。

你跟他講夕陽無限好,他非得跟你掰扯地心引力和公轉自轉。你跟他説螃蟹真好吃,他非得跟你科普經濟規律和物價上漲趨勢。

你説討厭不討厭?

你以為我不知道地心引力和公轉自轉嗎?我缺的是一個言之鑿鑿的人生導師嗎?我缺的是那麼一刻的快樂啊——掰開蟹殼,滿滿蟹黃,加一點陳醋,鮮香滿口。

憋説話,給老子吃!


3
怪誕女神


又要講到王徽之的故事了。

《世説新語》裏有一篇專門寫這哥們。

有一天,王徽之看到下雪了,景色漂亮死了,突然就很想去找一個叫戴逵的朋友玩耍。

他叫僕人備船揮槳,趕了整整一夜的路,終於到了天亮,眼看就要到戴逵家了。王徽之突然就不去了,他説了一句千古名句:“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翻譯過來就是:我本來是一時興起才來的,如今興致沒有了,當然應該回去,何必一定要見着戴逵呢?

我真的愛死了這個故事。這種大手筆的浪費時光啊,是一件多麼浪漫的事啊。

古人的文字中,經常見到這種浪漫。

通宵達旦,秉燭夜遊,只為等一株曇花盛放。

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埋藏地底十幾年,只為女兒出嫁時,捧出一罈女兒紅。

這種時光是靜謐而美好的。但你放到現代,就好像神經病一樣。

人家會質問你,曇花開了又如何,能吃嗎,能喝嗎,能加薪嗎,有什麼意義?

當代人啥都追求意義。而所謂的意義,多半指的就是升職加薪,而且必須得是立竿見影那種。今天菩提開化,明天年薪百萬。

人們再難理解任何形式上的“浪費時間”。

但凡你展露這個苗頭,就會有人叉起腰教訓你:同齡人都年薪百萬了,你還在羣裏搶紅包!北京房價都七萬五了,你還在峽谷刷野怪!

啊,這是一種什麼病?

同齡人年薪百萬,關我搶紅包什麼事啊?北京房價七萬五,地球人都知道了,但峽谷刷怪的快樂,你知道麼?


4
怪誕女神


大張偉有一句話説得好,為什麼痛苦就一定是深刻的,快樂就一定是膚淺的呢?

人們喜歡追求深刻,追求意義。我曾經在文章裏寫過,我喜歡刷抖音,喜歡看八卦,喜歡追狗血偶像劇。有讀者覺得不可思議:你怎麼喜歡這些膚淺的東西?

我就是喜歡這些膚淺的東西啊。

事實上,我去工作去賺錢,就是為了能擁有這些膚淺的快樂啊。

跟心愛的人躺在沙發上,漫無目的地閒聊,説説東邊鄰居的趣事,西邊親戚的八卦,惡俗而又低級趣味地調侃彼此的贅肉,再美美地打開一瓶酒,看兩集八點檔的電視劇。

我所追求的完美人生,就是這樣閒散而無意義的啊。

如果可以擁有快樂的膚淺,誰又願意有什麼深刻的意義,痛苦到要被文字鐫刻,成為被小學生“朗誦並背誦全文”的傳奇呢?

談戀愛也一樣。

誰願意成為梁山伯與祝英台?轟轟烈烈地被寫進戲劇,寫進電影,寫進二胡編曲裏,悽美是悽美,但那多痛苦啊!

我就想找一個沒頭腦,早上吃茶點,中午吃火鍋,晚上吃燭光晚餐。

他吃飯很香,我看他津津有味的樣子就高興,早上高興,中午高興,晚上還高興。

要多膚淺有多膚淺,要多快樂有多快樂。

更何況,我從不認為吃喝拉撒,就是膚淺的代名詞。

汪曾祺先生最愛寫吃喝拉撒,一塊豆腐都能洋洋灑灑幾千字,熱衷功利的人讀他,一準會大斥浪費時間,但誰又能否定他的文學造詣呢?

不是快樂沒有意義,而是人們忽視了快樂的意義。

就像忽略了一頓飯的意義,忽略了“坐看雲起時”的意義,忽略了“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意義,忽略了八點檔綜藝片的意義。

人生再漫漫,也不過三萬天。

這一瞬間快樂了,這一瞬間便圓滿了。整個人生都快樂了,整個人生便圓滿了。

要什麼深刻意義呢?快樂本身,就是意義啊。


善良又好看的人

都成了我的微信好友👇

作者:甘北,100萬女性的孃家人,我有一間大房子,活夠了就去死。我的公眾號寫男歡女愛,也寫世情冷暖,歡迎你來做客。微博:甘北Lily,個人公眾號:甘北(ID:ganbei1990)

 點個“在看”

一起擁有膚淺但快樂的人生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