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容庚鬱悶地度過了五十歲生日

2019-09-13 07:08:26


今年9月5日,是容庚先生誕辰125週年紀念日。1894年9月5日(舊曆八月初六),先生出生於廣東東莞縣。先生原名肇庚,後改名庚,字希白,號容齋。“容”“頌”古通,他後來便以“頌齋”名其室。


青年容庚


先生出生當日,祖父容鶴齡致函其父容作恭報喜:“喜報。本月初六日子時初二刻,仰荷祖宗福廕,賜我玉麟。爾當虔誠詣本祠。列祖神前恭申,叩祝吉祥善慶、母子平安,並偕爾兄薰沐齋事,敬於明早初七清晨同詣桂香宮、文昌帝君禺山武廟、關聖帝君暨本府都城隍神前,叩祝神恩廣庇,佑啟雲程,月梯同步,聯佔鰲頭。庶佔家運興隆,娛我晚景,子子孫孫勿替引之也。專此報喜並示知之。初六日。”這封喜報,先生此後一直珍藏着。 


先生出生是容家大喜事,祖父指示其父與伯父薰沐齋戒,到文昌廟、關帝廟及城隍廟燒香叩祝。其時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不久,其父容作恭欣喜於長子降臨,同時憂心國事,因此賦《甲午八月初六日子長庚生》詩一首:“時局正需才,生兒亦壯哉。高軒一再過,都為試嗁來。”


東莞旨亭街8巷,容庚就出生於此


先生出生地位於東莞莞城旨亭街,現為八巷2、4、6號,是一座清代民居,三進深,每進皆為三間兩廊佈局,有兩個天井相間,青磚牆,紅砂巖門檻,磚木結構,面積約200平方米。該處現已闢為“容庚故居紀念館”,2008年11月被廣東省人民政府列為文物保護單位。


剛剛出版的《容庚北平日記》,可視為先生125週年生日獻禮之作。日記中屢見有關生日的記載,現摘錄並簡評如次,以饗讀者。



1925年9月23日(八月初六):“早逛書肆。到鄭鶴年處坐。購李遇孫《尚書隸古定釋文》,價三元。早在鐘太處飯。晚邀馮儼若姻兄夫婦、杜鹿笙夫婦、張子幹夫婦、鐘太、曹冕、盧瑞等在忠信堂晚飯。吾是日生日也。”先生此時尚在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讀研究生,這是一次規模較大的生日宴會,一干親朋好友都被邀請。


1933年9月25日是先生四十壽誕。9月2日,“三弟寄大洋弍拾元來,食我生日。”容庚容肇祖兄弟情深,容肇祖時任嶺南大學國文系副主任,他於大哥生日前二十多日匯寄20元大洋為賀。同年收支表中,9月16日記有“媛來生日2”,先生八妹容媛也贈2元為生日賀禮。


容庚、容肇祖、鄧懋勛合影

1943年9月5日,正好舊曆八月初六,先生五十壽誕,可能也是他有生以來最鬱悶的一個生日,他在日記中寫道:“是日為予五十誕辰,因虎疫四城關閉,黯然度過。”日軍控制下的北平,因虎列拉(霍亂)病流行而關閉城門。


但是在鬱悶之中,他仍不忘反思既往校正人生方向。他寫道:“讀《東塾集》,中有《與陳懿叔書》雲:‘澧亦自念:人之一生,歲月幾何?精神幾何?才智幾何?如我所好,一一為之,雖壽如彭祖不能畢其事,乃稍稍減損。有索詩者,則為詩,不摹仿古人詩矣;有索書者,則書字,不臨寫古人書矣。以為不得已應酬而已,自爾以來,二十餘年,不惟不學詩,不學書,乃並小學、音韻之屬亦皆輟業,近年惟讀經史,日有課程,如學童初入塾者,安得有餘力以學詩哉?’”術有專攻,人無完人,先生進而反思道:“予近來頗好書畫,亦當以此自戒,復歸考古,庶不至顧此失彼乎。東坡詩:‘多好竟無成,不精安用夥。’當書作楹聯以銘座右。”那一段時間為排遣鬱悶,先生投入太多時間作書繪畫,經過反思,他此後雖然仍念念不忘書畫收藏與研究,但基本上回歸到古文字與青銅器考古研究的道路上來。


本文作者夏和順(右)與易新農教授攝於容庚故居前



《容庚北平日記》

容庚 著  夏和順 整理

簡體橫排

32開  精裝

9787101138559

98.00元



容庚日記手稿共16本,1925—1946年記於北平(今北京),先生南歸後一直保存在身邊,歷數次浩劫而完好無損。1983年3月6日,先生去世後,日記手稿由其女公子容珊等保存,2015年8月後轉由先生長孫容國濂保存。容庚日記,本為私人紀事,所記多為生活、讀書、學術研究、交往及購藏書籍、書畫、銅器等行狀。但作為現代學術大家,容庚日記同時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及史料價值(城市史、社會生活史)。


(統籌:陸藜;編輯:思岐)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