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樹森院士:我醫生生涯最重要的幾步,是在副主任醫師階段邁出的

2019-09-12 20:08:41



對每一個醫生而言,要成為一個經驗豐富、學術卓越的醫學專家,要經歷從住院醫師、主治醫師、副主任醫師直到主任醫師的成長過程,每一個階段的經歷和感受也各不相同。

“我覺得在我的人生當中,有很多理想,是在主治醫師階段萌發,在副主任醫師階段通過努力奮鬥得到實現,在主任醫師階段加以不斷完善。

我國著名器官移植專家、樹蘭醫療集團總院長鄭樹森院士説,“就拿肝臟移植來説,我是在主治醫師階段萌發攻克肝臟移植技術的想法;在副主任醫師階段付諸實踐,遠赴香港開展動物實驗,學習肝臟移植技術,回來後組建肝移植團隊,成功完成全省首例肝臟移植手術,推動我國第二次肝移植浪潮。這些從醫生涯中非常重要的歷史性時刻,都是在我副主任醫師的階段完成的。


從小立志當醫生治病救人
從醫後選擇迎難而上


鄭樹森院士祖籍衢州龍遊。當醫生治病救人,是他從小就立下的志向。

鄭院士説,關於童年的記憶,有一幕情景印象非常深刻:上學途中會經過一家中藥鋪,遠遠地就能聞到中藥香,堂上長鬍子老先生為病人搭脈看病,處方給藥,年幼的他對此充滿好奇,心嚮往之。

到了少年時期,他正式萌生了長大後當醫生治病救人的理想。父親非常支持他,時常諄諄教導:“要做有道德的醫生”。

大學畢業後,自1973年開始,鄭樹森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工作,成為一名外科醫生。

“那時我還是一名住院醫生,在臨牀工作中,時刻以踏實、嚴謹的態度要求自己。對於每個病人、每台手術,都必須做到了如指掌。”鄭樹森院士回憶,那個時候,他幾乎每天晚上都來醫院查房、換藥、開醫囑、記病程錄。即使已經回家了,吃過晚飯,他還會騎着自行車回醫院,到病房看一看住院的病人情況如何。外科基本技術,都是在住院醫師期間積累打下基礎的。


在臨牀工作的時間越長,接診的病人越多,鄭樹森發現,遇到的困難和解決不了的問題就越多。

他意識到,醫者要做強,首先要做精。普外科包羅全身,不夠細分和深入,其中,肝膽胰外科是普外科手術中難度最大的領域之一,曾被譽為外科手術的“禁區”。

越是難度大,越是要迎難而上,勇於挑戰突破。鄭樹森毅然選擇了肝膽胰外科作為自己的專業發展領域。從1983年至1989年,鄭樹森院士先後在浙江醫科大學、華西醫科大學攻讀碩士和博士,進一步精進醫學理論和實踐經驗。

在華西醫科大學攻讀博士期間,他不僅追求手術精益求精,練就了過硬的肝膽胰外科手術技巧;另一方面,也開啟了科研之路,閲讀外文文獻,英語教學,培養了從臨牀-科研-臨牀的思維。


副主任醫師階段
赴香港學習肝移植技術
主刀完成200餘例試驗豬的
肝移植手術


終末期肝病患者由於沒有好的治療方法,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痛苦離世,唯一的希望是肝移植手術。可在90年代初,國內肝移植手術發展得並不成熟。由於手術難度大、風險高,幾乎沒有醫生願意去挑戰這項高難度手術。

“有很多終末期肝病患者,病情非常重,他們到醫院來就診,寄希望於手術能讓他們的生命得到延續。可當我們手術打開病人的腹腔,卻沒有好的辦法去醫治他們,最終只能無奈地重新縫合回去。

鄭樹森説,每當遇到這樣的患者,他覺得非常痛心。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攻克難題,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他再度選擇迎難而上。

1990年到1992年,他赴香港大學瑪麗醫院開展博士後研究,專攻肝移植技術。

剛開始是在實驗室裏,從動物實驗做起。

鄭樹森院士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每次動物實驗要準備三頭豬,一頭是“供體”,一頭是“受體”,還有一頭豬提供輸血。

手術成不成功?“受體豬”術後情況好不好?那段時間,鄭樹森經常吃住都在實驗室,觀察“受體豬”移植後的情況。很多個不眠不休的夜晚,他一個人守在實驗室,觀察記錄,總結經驗。就這樣,他主刀完成了200餘例試驗豬的肝移植手術。

上世紀90年代初,鄭樹森副主任醫師赴香港學習肝移植手術,這是他和同事與實驗豬的合影。兩年後他回到杭州完成了浙江首例肝移植手術,並最終成為我國著名器官移植專家。

1991年10月,鄭樹森作為第一助手,完成了香港首例臨牀肝移植手術,成為當年香港十大新聞。當時,香港大學瑪麗醫院外科主任範上達教授代表院方,真誠地邀請鄭樹森能繼續留在瑪麗醫院工作,並許以高薪,但一心想回內地改變落後醫療現狀的他婉言謝絕了。



副主任醫師時
完成我省首例肝移植手術
掀起國內第二次肝移植高潮


1992年,學成歸來的鄭樹森回到醫院,第一件事就是組建肝移植團隊,開展肝移植動物實驗研究。當時,國內肝移植工作已停滯10年,鄭樹森克服重重困難,帶領團隊建動物房,進行動物移植試驗。

近一年的時間,經過上百例動物移植試驗,到了1993年4月13日,鄭樹森院士帶領團隊完成了浙江省首例肝移植手術。

這是一位晚期肝癌患者,姓方,之前輾轉了多家醫院,均被吿知無法手術,原本像他這樣的情況,只能默默等待死亡,肝移植是唯一的挽救機會。

手術從早上6點延續到翌日凌晨1點,進行了整整19個小時。最終手術很成功,切下來的病肝重達6.7公斤。

“我記得很清楚,手術快結束時,我闌尾炎發作,肚子痛得厲害,但還是堅持做完了手術。手術結束後,才掛上了鹽水。”這一年,鄭樹森43歲,完成了全省首例肝移植,自此掀起國內第二次肝移植浪潮。

1994年,鄭樹森帶領團隊完成國內首例胰腎聯合移植,該病例創造亞洲最長存活記錄,開拓我國多器官聯合移植事業。1996年,胰腎聯合移植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鄭樹森院士説,這些經歷和榮譽,都是在他副主任醫師階段完成的。在他看來,副主任醫師階段是一個醫生成長最快的階段,因此要加倍努力,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

“我自己深有感受,副主任醫師階段已經具備一定的基礎,又有豐富的臨牀經驗,這個時候再對某一專業領域深入鑽研,所取得的成效往往會呈‘疊加效應’。從臨牀中發現問題,加以研究解決,通過創新突破,才能推動醫學科學發展,更好地為患者服務。


晉升主任醫師後
創新的腳步從未停歇
至今成功實施肝移植手術
3300餘例


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從醫更是如此。醫學發展日新月異,如果止步不前,就很難走得更遠。

到了主任醫師階段,鄭樹森並沒有停下腳步,在肝移植領域不斷探索,持續創新。1999年,他帶領浙一團隊完成首例肝腎聯合移植,創國內肝腎聯合移植最長存活記錄。

活體肝移植是肝移植技術難度最高的手術,尤其是小兒活體肝移植。2001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之後,鄭樹森致力於攻克活體肝移植頂尖技術,推動我國活體肝移植事業發展。同年完成大陸當時年齡最小(9個月)的嬰兒活體肝移植手術,並獲得成功。

2004年,鄭樹森院士團隊完成首例劈裂式肝移植;2009年完成首例雙供肝活體肝移植……在肝移植領域,一項項創新突破不斷刷新記錄。在鄭樹森院士的帶領下,肝臟移植創新團隊在全國31個省市指導肝移植工作,推動國內肝移植水平向更高層次邁進的同時,還帶領團隊走出國門,將肝移植技術輻射海外。

2010年,鄭樹森院士團隊率先開啟醫學“一帶一路”戰略,遠赴印度尼西亞成功開展活體肝移植、赴美國講授肝移植的中國技術、向澳大利亞直播示教活體肝移植手術,成為移植外交的典範。

2015年,鄭樹森院士領銜的浙江大學終末期肝病綜合診治創新團隊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創新團隊獎。

如今,鄭院士帶領樹蘭醫院器官移植團隊,依然不斷創新,為來自全國各地甚至海外的疑難重病患者排憂解難。截至目前,樹蘭醫院肝移植團隊已累積開展肝臟移植600餘例,器官移植能力和複雜疑難疾病處置能力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鄭樹森院士個人已成功實施肝移植手術3300餘例。

鄭樹森院士表示,從醫從教近50年,如今回頭看,正是副主任醫師階段的努力奮鬥,才得以讓夢想實現,用最好的年華,最好的技術去挽救患者。



關注“浙醫在線”微信公眾號
為優秀青年副主任醫師點贊!

浙江“優秀青年副主任醫師推選”仍在繼續,支持你心目中優秀的副主任醫師,為他們點贊!


參與方式如下——

1.關注“浙醫在線”微信公眾號,點擊主頁菜單欄的“副主任醫師”。

2.展示時間:9月5日7:00—9月10日00:00。

3.每個微信號每天可為50位副主任醫師點贊,每位醫生每天僅可被點贊一次。

4.最後我們將結合上期和本期的綜合點贊數(佔40%)及行業專家意見(佔60%),評選出31個科室的“浙江首屆優秀青年副主任醫師”,供廣大網友和讀者看病作參考。


▼往期精彩▼

未來最閃耀的啟明星就在這裏!24家醫院26大科室858名知名青年副主任醫師 你可能也看過他(她)的門診 期待你的加油祝福

杭州女孩24小時內心臟早搏3萬次,家人嚇懵!醫生“一槍”解決問題

開學第一天,十多位初三學生家長要求學校給孩子留級,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熟睡中的她一半身體被燒傷 兩進ICU搶回性命 但撤下呼吸機那一刻她對醫生説:“別治了!”

這家醫院內分泌科最近患者扎堆,個個痛得齜牙咧嘴,醫生説大多都是“作”出來的


 首席記者 俞茜茜
通訊員 鄒芸 方彩霞

編輯  潘雷



健康的你一定會點“在看”
文章已於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