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新生家長,這本書要求整本閲讀,馬上安排

2019-09-12 02:42:53


2019年秋季開始,北京、上海、天津、山東、海南、遼寧六省市開始啟用新版統編教材,高一語文教材第五單元的內容是:整本書閲讀《鄉土中國》。



那麼,問題來了,《鄉土中國》是講什麼的?

這是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所著一部研究中國鄉村社會特點的學術著作。此書的寫作,緣起於20世紀40年代後期作者在西南聯大和雲南大學講授“鄉村社會學”課程的經歷。最初,費孝通參考美國的教材授課,上過幾輪後,他利用自己的社會調查成果重起爐灶,以中國基層傳統社會——農村為對象,邊研究邊授課,並撰寫了十四篇文章,之後整理成書。


作者基於自己田野調查的豐富積累,對中國傳統社會結構進行了充分的思考和分析,嘗試回答“作為中國基層社會的鄉土社會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社會”這個問題。作為社會學本土化的重要論著,《鄉土中國》對研究中國鄉土社會的傳統文化、社會結構具有開創性意義;其通俗自然的用語和深入淺出的闡述,大大增加了該書的可讀性。


1935年費孝通(左一)在大瑤山與當地羣眾合影


作者在書中提煉出了一些重要概念,比如“禮俗社會”“差序格局““無為政治”等。在這裏,我們先選讀“鄉土本色”一節。


鄉土本色


從基層上看去,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我説中國社會的基層是鄉土性的,那是因為我考慮到從這基層上曾長出一層比較上和鄉土基層不完全相同的社會,而且在近百年來更在東西方接觸邊緣上發生了一種很特殊的社會。這些社會的特性我們暫時不提,將來再説。我們不妨先集中注意那些被稱為土頭土腦的鄉下人。他們才是中國社會的基層。


我們説鄉下人土氣,雖則似乎帶着幾分藐視的意味,但這個土字卻用得很好。土字的基本意義是指泥土。鄉下人離不了泥土,因為在鄉下住,種地是最普通的謀生辦法。在我們這片遠東大陸上,可能在很古的時候住過些還不知道種地的原始人,那些人的生活怎樣,對於我們至多隻有一些好奇的興趣罷了。以現在的情形來説,這片大陸上最大多數的人是拖泥帶水下田討生活的了。我們不妨縮小一些範圍來看,三條大河的流域已經全是農業區。而且,據説凡是從這個農業老家裏遷移到四圍邊地上去的子弟,也老是很忠實地守着這直接向土裏去討生活的傳統。


最近我遇着一位到內蒙古旅行回來的美國朋友,他很奇怪地問我你們中原去的人,到了這最適宜於放牧的草原上,依舊鋤地播種,一家家划着小小的一方地,種植起來真像是向土裏一鑽,看不到其他利用這片地的方法了。我記得我的老師史祿國先生也吿訴過我,遠在西伯利亞,中國人住下了,不管天氣如何,還是要下些種子,試試看能不能種地。——這樣説來,我們的民族確是和泥土分不開的了。從土裏長出過光榮的歷史,自然也會受到土的束縛,現在很有些飛不上天的樣子。


北京社稷壇五色土


靠種地謀生的人才明白泥土的可貴。城裏人可以用土氣來藐視鄉下人,但是鄉下,“土”是他們的命根。在數量上佔着最高地位的神,無疑的是“土地”。“土地”這位最近於人性的神,老夫老妻白首偕老的一對,管着鄉間一切的閒事。他們象徵着可貴的泥土。我初次出國時,我的奶媽偷偷地把一包用紅紙裹着的東西,塞在我箱子底下。後來,她又避了人和我説,假如水土不服,老是想家時,可以把紅紙包裹的東西煮一點湯吃。這是一包灶上的泥土。——我在《一曲難忘》的電影裏看到了東歐農業國家的波蘭也有着類似的風俗,使我更領略了“土”在我們這種文化裏所佔和所應當佔的地位了。


農業和遊牧或工業不同,它是直接取資於土地的。遊牧的人可以逐水草而居,飄忽無定做工業的人可以擇地而居,遷移無礙而種地的人卻搬不動地,長在土裏的莊稼行動不得,侍候莊稼的老農也因之像是半身插入了土裏,土氣是因為不流動而發生的。


直接靠農業來謀生的人是黏着在土地上的。我遇見過一位在張北一帶研究語言的朋友。我問他説在這一帶的語言中有沒有受蒙古話的影響。他搖了搖頭,不但語言上看不出什麼影響,其他方面也很少。他接着説“村子裏幾百年來老是這幾個姓,我從墓碑上去重構每家的家譜,清清楚楚的,一直到現在還是那些人。鄉村裏的人口似乎是附着在土上的,一代一代地下去,不太有變動。”——這結論自然應當加以條件的,但是大體上説,這是鄉土社會的特性之一。我們很可以相信,以農為生的人,世代定居是常態,遷移是變態。大旱大水,連年兵亂,可以使一部分農民拋井離鄉即使像抗戰這樣大事件所引起基層人口的流動,我相信還是微乎其微的。



當然,我並不是説中國鄉村人口是固定的。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人口在增加,一塊地上只要幾代的繁殖,人口就到了飽和點過剩的人口自得宣泄出外,負起鋤頭去另闢新地。可是老根是不常動的。這些宣泄出外的人,像是從老樹上被風吹出去的種子,找到土地的生存了,又形成一個小小的家族殖民地,找不到土地的也就在各式各樣的運命下被淘汰了,或是“發跡了”。我在廣西靠近瑤山的區域裏還看見過這類從老樹上吹出來的種子,拼命在墾地。在雲南,我看見過這類種子所長成的小村落,還不過是兩三代的事我在那裏也看見過找不着地的那些“孤魂”,以及死了給狗吃的路斃屍體。


不流動是從人和空間的關係上説的,從人和人在空間的排列關係上説就是孤立和隔膜。孤立和隔膜並不是以個人為單位的,而是以住在一處的集團為單位的。本來,從農業本身看,許多人羣居在一處是無須的。耕種活動裏分工的程度很淺,至多在男女間有一些分工,好像女的插秧、男的鋤地等。這種合作與其説是為了增加效率,不如説是因為在某一時間男的忙不過來,家裏人出來幫幫忙罷了。耕種活動中既不向分工專業方面充分發展,農業本身也就沒有聚集許多人住在一起的需要了。我們看見鄉下有大小不同的聚居社區,也可以想到那裏出於農業本身以外的原因了。


鄉下最小的社區可以只有一户人家。夫婦和孩子聚居於一處有着兩性和撫育上的需要。無論在什麼性質的社會裏,除了軍隊、學校這些特殊的團體外,家庭總是最基本的撫育社羣。在中國鄉下這種只有一户人家的小社區是不常見的。在四川的山區種梯田的地方,可能有這類情形,大多的農民是聚村而居。這一點對於我們鄉土社會的性質很有影響。美國的鄉下大多是一户人家自成一個單位,很少有屋檐相接的鄰舍。這是他們早年拓殖時代,人少地多的結果,同時也保持了他們個別負責、獨來獨往的精神。我們中國很少類似的情形。


中國農民聚村而居的原因大致説來有下列幾點一、每家所耕的面積小,所謂小農經營,所以聚在一起住,住宅和農場不會距離得過分遠。二、需要水利的地方,他們有合作的需要,在一起住,合作起來比較方便。三、為了安全,人多了容易保衞。四、土地平等繼承的原則下,兄弟分別繼承祖上的遺業,使人口在一地方一代一代地積起來,成為相當大的村落。


航拍下的貴州農村


無論出於什麼原因,中國鄉土社區的單位是村落,從三家村起可以到幾千户的大村。我在上文所説的孤立、隔膜是以村和村之間的關係而説的。孤立和隔膜並不是絕對的,但是人口的流動率小,社區間的往來也必然疏少。我想我們很可以説,鄉土社會的生活是富於地方性的。地方性是指他們活動範圍有地域上的限制,在區域間接觸少,生活隔離,各自保持着孤立的社會圈子。


鄉土社會在地方性的限制下成了生於斯、死於斯的社會。常態的生活是終老是鄉。假如在一個村子裏的人都是這樣的話,在人和人的關係上也就發生了一種特色,每個孩子都是在人家眼中看着長大的,在孩子眼裏周圍的人也是從小就看慣的。這是一個“熟悉”的社會,沒有陌生人的社會。


在社會學裏,我們常分出兩種不同性質的社會,一種並沒有具體目的,只是因為在一起生長而發生的社會,一種是為了要完成一件任務而結合的社會。用Tnnies的話説前者是Gemeinschaft,後者是Gesellschaft用Durkheim的話説前者是“有機的團結”,後者是“機械的團結”。用我們自己的話説,前者是禮俗社會,後者是法理社會。——我以後還要詳細分析這兩種社會的不同。在這裏我想説明的是生活上被土地所囿住的鄉民,他們平素所接觸的是生而與俱的人物,正像我們的父母兄弟一般,並不是由於我們選擇得來的關係,而是無須選擇,甚至先我而在的一個生活環境。


熟悉是從時間裏、多方面、經常的接觸中所發生的親密的感覺。這感覺是無數次的小磨擦裏陶煉出來的結果。這過程是《論語》第一句裏的“習”字。“學”是和陌生事物的最初接觸,“習”是陶煉,“不亦悦乎”是描寫熟悉之後的親密感覺。在一個熟悉的社會中,我們會得到從心所欲而不逾規矩的自由。這和法律所保障的自由不同。規矩不是法律,規矩是“習”出來的禮俗。從俗即是從心。換一句話説,社會和個人在這裏通了家。


“我們大家是熟人,打個招呼就是了,還用得着多説麼?”——這類的話已經成了我們現代社會的阻礙。現代社會是個陌生人組成的社會,各人不知道各人的底細,所以得講個明白還要怕口説無憑,畫個押,籤個字。這樣才發生法律。在鄉土社會中法律是無從發生的。“這不是見外了麼?”鄉土社會裏從熟悉得到信任。這信任並非沒有根據的,其實最可靠也沒有了,因為這是規矩。西洋的商人到現在還時常説中國人的信用是天生的。類於神話的故事真多説是某人接到了大批磁器,還是他祖父在中國時訂的貨,一文不要地交了來,還説着許多不能及早寄出的抱歉話。——鄉土社會的信用並不是對契約的重視,而是發生於對一種行為的規矩熟悉到不假思索時的可靠性。


民間互相拜年


這自是“土氣”的一種特色。因為只有直接有賴於泥土的生活才會像植物一般地在一個地方生下根,這些生了根在一個小地方的人,才能在悠長的時間中,從容地去摸熟每個人的生活,像母親對於她的兒女一般。陌生人對於嬰孩的話是無法懂的,但是在做母親的人聽來都清清楚楚,還能聽出沒有用字音表達的意思來。


不但對人,他們對物也是“熟悉”的。一個老農看見螞蟻在搬家了,會忙着去田裏開溝,他熟悉螞蟻搬家的意義。從熟悉裏得來的認識是個別的,並不是抽象的普遍原則。在熟悉的環境裏生長的人,不需要這種原則,他只要在接觸所及的範圍之中知道從手段到目的間的個別關聯。在鄉土社會中生長的人似乎不太追求這籠罩萬有的真理。我讀《論語》時,看到孔子在不同人面前説着不同的話來解釋“孝”的意義時,我感覺到這鄉土社會的特性了。孝是什麼?孔子並沒有抽象地加以説明,而列舉具體的行為,因人而異地答覆了他的學生。最後甚至歸結到“心安”兩字。做子女的得在日常接觸中去摸熟父母的性格,然後去承他們的歡,做到自己的心安。這説明了鄉土社會中人和人相處的基本辦法。


這種辦法在一個陌生人面前是無法應用的。在我們社會的激速變遷中,從鄉土社會進入現在社會的過程中,我們在鄉土社會中所養成的生活方式處處產生了流弊。陌生人所組成的現代社會是無法用鄉土社會的風俗來應付的。於是“土氣”成了罵人的詞彙,“鄉”也不再是衣錦榮歸的去處了。



讀《鄉土中國》,

認準中華書局國民閲讀經典

版本可靠

彩色插圖

輕便易攜

助你新學期贏在起跑線

戳下方鏈接買它!


(統籌:陸藜;編輯:思岐)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