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弱點:成敗得失話曹操 | 資治通鑑啟示錄

2019-09-12 02:42:38


曹操(155—220)是個頗具爭議的人物。《三國演義》中的他很奸詐;而《三國志》中的他,形象就比較正面了。至少在唐玄宗時代,李隆基少年時“以阿瞞自許”。不是正面形象,誰會以他自許呢?


1

曹操的心結


青少年時代的曹操,最大的心結是家庭出身問題。他的父親曹嵩是大宦官曹騰的養子,而曹嵩本姓,權威史料《三國志》只是説“莫能審其生出本末”,吳人作的《曹瞞傳》説“嵩,夏侯氏之子”。在重視名士和家世的東漢末年,生長在這樣的家庭裏,曹操無疑會背上些包袱。


在東漢末年的宦官貴戚中,曹騰為人總體上是比較收斂的,曹嵩為人也很謙卑低調,雖説花錢買了一個太尉,但在官場的人緣一直不錯。曹操青少年時期的生存環境是這樣的:一方面衣食無憂,家境物質條件優渥;另一方面,曹操精神上有些自卑。桓靈時代,士人名士與宦官勢同水火,兩次“黨錮之禍”,加劇了二者的矛盾。這對於自尊心極強的曹操,不能不產生影響。作為宦官養子的後代,曹操心中不會沒有陰影。官渡之戰中,陳琳替袁紹寫的討伐檄文,是這麼罵曹操的:


司空曹操,祖父騰,故中常侍,與左悺、徐璜並作妖孽,饕餮放橫,傷化虐民。父嵩,乞丐攜養,因贓假位,輿金輦璧,輸貨權門,竊盜鼎司,傾覆重器。(《三國志》卷六《魏書·袁紹傳》裴松之注引《魏氏春秋》)


意思是説,曹操的祖父曹騰,是中常侍之一,與左悺、徐璜這些妖孽,貪得無厭,興風作浪,傷害百姓。父親曹嵩,不過是一個要飯的孩子,被曹騰收養,通過賄賂,買得官位,盜竊權位,擅作威福。這種話從曹操曾經的親密朋友袁紹嘴裏説出來,至少説明了“正牌”名士心裏的看法。只是在翻臉之前,袁紹他們不説而已。


曹操是個很要強的人,詩文一流,文韜武略,這源自其天賦,更依靠他的努力。從曹操的交遊圈看,他始終注意結交名士。最親密的朋友中,袁紹就是大名士,張邈也是名士圈裏的“八廚”之一,何顒與名士郭泰、賈彪交好,為李膺、陳蕃器重。顯然,他最在乎的就是與這些名士結交。橋玄是大名士,很欣賞曹操的睿智,對他説:“君未有名,可交許子將。”許子將,即許劭(150—195),以善於品評人物著稱。於是曹操去拜訪許劭,“子將納焉,由是知名”(《三國志》卷一《魏書·武帝紀》裴松之注引《世語》)。其實,許劭只比曹操年長五歲而已。


曹操對名士一直很仰慕。大學者、大名士蔡邕(133—192)是他的長輩,曹操常向他請教書法和文學。公元207年,曹操將蔡邕之女蔡琰(蔡文姬)從匈奴贖回。蔡文姬在匈奴已經生活了12年,還留下了兩個兒子。曹操的這份情懷,顯然是來自與名士蔡邕交往的記憶。175年,蔡邕為“熹平石經”書丹之時,曹操只是二十出頭的青年,對名噪京城的蔡邕,一定是十分敬仰的。


熹平石經殘字,遼寧省博物館藏


可是,曹操是做不了名士的。晚年的他曾談到自己年輕時的志向:“孤始舉孝廉,自以本非巖穴知名之士,恐為世人之所凡愚,欲好作政教以立名譽。”(《資治通鑑》卷六六,漢獻帝建安十五年)真正的名士行為,是拒絕入仕,千呼萬喚始出山的。比如袁紹,為父母守孝六年,“禮畢,隱居洛陽,不妄通賓客,非海內知名,不得相見。又好遊俠,與張孟卓(張邈)、何伯求(何顒)、吳子卿、許子遠(許攸)、伍德瑜(伍瓊)等皆為奔走之友。不應辟命”。中常侍趙忠與諸黃門(宦官)議論説:“袁本初坐作聲價,不應呼召而養死士,不知此兒欲何所為乎?”(《三國志》卷六《魏書·袁紹傳》裴松之注引《英雄記》)後因叔父袁隗敦促,袁紹才應召入何進大將軍府任職。


曹操第一次出來做官,為洛陽北部尉。在任時第一個重大舉措,就是棒殺違犯宵禁令的宦官蹇碩的叔父。他還有過暗殺張讓的舉動,但被對方發覺,幸而脱險。曹操曾上書朝廷,指斥宦官,為被宦官殺害的陳蕃、竇武鳴冤叫屈,説他們正直而被陷害,“奸邪盈朝,善人壅塞”,言辭剴切。所有這些行為,完全是名士做派,意在表示他與宦官劃清界限。


黃巾起義之時,曹操年屆而立,因討伐有功,任濟南相。這是一個相當於二千石的官職。曹操對於治下的十幾個縣,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革除弊政,廢罷淫祀,繩治貪瀆。朝廷徵調他出任東郡太守,曹操卻感覺到了背後的兇險。其時“權臣專朝,貴戚橫恣”,他發現,靠模仿名士的做派,靠治理政績的輝煌,不僅無法實現自己的理想,恐怕連命都會丟掉。“數數幹忤,恐為家禍,遂乞留宿衞。拜議郎,常託疾病,輒吿歸鄉里”,實質是辭職不幹了。“築室城外,春夏習讀書傳,秋冬弋獵,以自娛樂。”既然按常理出牌不行,曹操乾脆辭去地方實職,以虛名的“議郎”,託病歸鄉里,邊讀書習武(弋獵於古人為習武),邊思考未來的人生髮展方向。


曹操年輕的時候就以睿智知名,“少機警,有權數”,他不僅取得了公認的文學成就,更重要的是他鑽研武學,身手了得,“才武絕人,莫之能害”。他於所覽的羣書中,特好兵法,“抄集諸家兵法,名曰《接要》,又注《孫武》十三篇,皆傳於世”(《三國志》卷一《魏書·武帝紀》裴松之注引孫盛《異同雜語》)。什麼叫《接要》呢?我想,曹操不僅是摘抄要點,而且有連綴諸家、自出機杼的內容吧。這在漢末亂世,就派上了用場。橋玄欣賞曹操的,也正是這一點。



許劭不愧為知人,他説曹操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時勢造英雄,漢末的亂世,給了曹操不按常理出牌的機會。


2

曹操的智慧


曹操的機敏睿智,首先表現在大事上不糊塗。靈帝末年,冀州刺史王芬與曹操好友許攸、陶丘洪(與孔融、邊讓齊名的名士)等,謀廢皇帝,而立合肥侯(具體人物不詳),身為議郎的曹操反對。他説這種危險的事情,“古人有權成敗、計輕重而行之者,伊、霍是也”。可是,你們有伊、霍當年的條件嗎?他們當年能成功,不僅僅是“懷至忠之誠”,而且“據宰輔之勢,因秉政之重,同眾人之慾,故能計從事立”。你們呢?“今諸君徒見曩者之易,未睹當今之難,而造作非常,慾望必克,不以危乎!”(《資治通鑑》卷五九,漢靈帝中平五年)結果證明曹操是對的。


靈帝死後,袁紹勸大將軍何進盡誅宦官,甚至要召外軍進京,以脅迫何太后同意。曹操當即指出:“宦者之官,古今宜有,但世主不當假之權寵,使至於此。既治其罪,當誅元惡,一獄吏足矣,何至紛紛召外兵乎!欲盡誅之,事必宣露,吾見其敗也。”(《資治通鑑》卷五九,漢靈帝中平六年)曹操主張用司法手段繩治宦官,而不必假手外軍進京。事實證明,曹操又是對的。曹操能審時度勢,於此可見一斑。


關東軍討伐董卓,袁紹為盟主,曹操對戰爭態勢的分析,無疑是很專業的,但袁紹不聽。董卓劫持漢獻帝西逃,真正拿出自己的血本,真刀真槍與董卓拼命的,只有曹操和孫堅。曹操的勇於勤王,為他贏得了很好的聲譽,後來漢獻帝身邊的董昭等人,首先聯絡曹操迎護救駕,這應該是一個原因。此前,袁紹想立幽州牧劉虞為帝,劉虞本人不敢,曹操也堅決反對。顯然,在這一系列問題上,曹操的判斷力都驚人的準確。


曹操命運的第一次大轉折,是公元192年,出任兗州刺史。兗州刺史劉岱戰死於黃巾餘部,州政無主,陳宮、鮑信、張邈都看好當時擔任東郡太守的曹操。東郡太守這個職位雖然是袁紹表授,但這塊地盤卻是曹操擊敗黑山軍而佔有的。在兗州任上,曹操打敗青州黃巾餘部,“得戎卒三十餘萬,男女百餘萬口,收其精鋭者,號青州兵”(《資治通鑑》卷六〇,漢獻帝初平三年)。這可是三十萬軍隊啊!此後,讓這些軍人的家屬(他們本來是農民)屯田種地,曹操獲得了軍事和經濟上的雙重收益。從此,曹操才有了打天下的資本。


這個時候,曹操才38歲,未屆不惑的他一舉獲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有地盤,有隊伍,有人才(荀彧等謀士),大約有些飄飄然。曹操想接父親曹嵩來兗州團聚,沒想到,曹嵩在路上被人殺害。兇手的背後,居然有徐州牧陶謙的影子。


曹操怒火中燒:一是殺父之仇必報,二是吞掉陶謙勢力是自己的下一個目標。於是,為父報仇的正當性和吞併徐州的利益驅動,使曹操大張旗鼓地興師問罪。手握三十萬青州兵的曹操,在利益和仇恨的雙重作用下,直撲徐州,燒殺搶掠,雞犬不留。就是這個時候,後院起火,兗州背叛了曹操。這是在194年,挑起這次事變的人是陳宮。陳宮、張邈等迎呂布為兗州牧,抄了曹操的後路。


1994年版《三國演義》劇照


為什麼陳宮要背叛曹操?因為曹操殺了名士、前九江太守邊讓及其一家。邊讓奚落和批評了曹操,曹操就殺害了人家。憑什麼?因為曹操驕傲了,因為曹操不能忍受被名士奚落和鄙視,畢竟青年時代的陰影,揮之不去。


曹操最終還是擊敗了呂布,重奪兗州。經過這次慘痛的教訓,曹操成熟了許多。一年後,他迎駕漢獻帝,建都許下,其發展漸入佳境。


唐人趙蕤總結曹操統一北方的大業時説:“昔漢氏不綱,網漏兇狡。袁本初虎視河朔,劉景升鵲起荊州,馬超、韓遂雄據於關西,呂布、陳宮竊命於東夏,遼河海岱,王公十數,皆阻兵百萬、鐵騎千羣,合從締交,為一時之傑也。然曹操挾天子,令諸侯,六七年間,夷滅者十八九。”([唐]趙蕤:《長短經》卷六《霸紀下·三國權》)


3

曹操的成敗


真正考驗曹操的重要戰爭有兩次:一次是公元200年的官渡之戰,一次是八年後的赤壁之戰。前一仗,曹操作為弱者,戰勝了強者袁紹;後一仗,曹操是強者,卻敗給了弱小的一方——孫、劉聯軍。官渡之戰,我們前面已經討論了,這裏談談赤壁之戰。


公元208年,曹操帶着勝利者的驕傲,首先接受了劉琮的投降,拿下了荊州,接着圖謀揚州的孫氏政權。赤壁之戰分荊州作戰和赤壁作戰兩個階段。前一階段,曹操大勝;後一階段,曹操大敗。


在荊州作戰階段,曹操表現出了一個偉大軍事家的戰術能力。首先,他出兵宛、葉做戰略佯攻。七月,又親率大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撲荊州。八月,劉表死,辦喪過程中,曹軍取道新野,向襄陽進發,大軍未到,劉琮就不戰而降。這時候劉備屯樊城,包括孫吳方面,還根本不知道荊州已經丟失。曹操前鋒到了宛城,劉備才知道劉琮已經投降。於是,倉促南逃,“操以江陵有軍實,恐劉備據之,乃釋輜重,輕軍到襄陽”。曹操為了防止劉備利用江陵軍用物資而構成抵抗陣線,當機立斷,放棄輜重,輕兵進擊,佔據了襄陽,並以輕騎一日一夜三百里的速度,追擊劉備於長阪坡,一舉擊潰劉備。(《資治通鑑》卷六五,漢獻帝建安十三年)百日之內,曹操幾乎佔有了荊州全境。這似乎是他打得最輕鬆的一仗。


赤壁之戰地圖 | 來源:地之圖網站


接下來,曹操就有些飄飄然了。


簡短地説,曹操在赤壁作戰階段,犯了三大錯誤。首先,他漠視了劉備的存在。曹操寫信給孫權,要“會獵於吳”。對於劉備糾集荊州殘部的能力重視不夠。其次,曹操採取沿江下寨、直進平推的戰術,沒有別部策應,也沒有佯動配合,給了孫、劉聯合進攻的機會。再次,曹操在荊州的統治尚不鞏固,而孫權在江東的政權已歷三世,士民歸附;劉備在荊州經營多年,深得民心,“(劉)琮左右及荊州人多歸備”,且曹操客軍遠鬥,不習水戰,都是不利因素。

   

為什麼久經沙場的老將,會犯這樣一些低級錯誤呢?這就是人性的弱點,驕傲輕敵,被勝利衝昏了頭腦。曹操企圖用聲威來震懾孫吳君臣,沒想到在周瑜、魯肅等人的輔佐下,孫權集團有着頑強的抵抗意志與實力。至於黃蓋詐降,曹操上當,更突顯了曹軍因虛驕而輕信的一面。“操軍吏士皆出營立觀,指言蓋降。”(《資治通鑑》卷六五,漢獻帝建安十三年)黃蓋揚帆詐降,曹操官兵都走出營外觀看,指着前來的船隻説,你看這是東吳人來投降啦。史家這淡淡的一筆,把曹軍的輕佻,表露無遺。


(參見《資治通鑑》卷五九至卷六五)


*本文選自《資治通鑑啟示錄》

| 推薦閲讀:


官渡之戰,袁紹曾被普遍看好,為何最終成了輸家
《資治通鑑啟示錄》:1362年的中國歷史給我們留下的122條啟示


點書影或下方鏈接購買本書

《資治通鑑啟示錄》(全兩冊)

張國剛 著

簡體橫排

32開  平裝

9787101139129

68.00元


《資治通鑑》“網羅宏富,體大思精”,毛澤東生前讀了十七遍,讚歎這是一部難得的好書。


張國剛教授反覆研讀《資治通鑑》,深得其精髓,對書中重要人物的命運沉浮、重大歷史事件的來龍去脈進行了全面、細緻的解讀,深入挖掘其中有關修身養性、治國理政、為人處世、選人用人、家風家教等方面的歷史智慧和現代啟示,而成《資治通鑑啟示錄》。


《資治通鑑啟示錄》,不僅系統呈現秦漢、隋唐兩段大一統的輝煌,戰國、魏晉南北朝和五代十國三段分裂混亂的曲折,而且深刻剖析改革中的剛性與柔性、人生職場上的進與退、軍事鬥爭中的奇與正、權力平衡中的輕與重、駕馭部屬時的寬與嚴、政治生涯中的方與圓……是人生成長各個階段的必讀書。


全書分“周紀”“秦紀”“漢紀”“魏紀·晉紀”“宋紀·齊紀·梁紀·陳紀”“隋紀”“唐紀”“後梁紀·後唐紀·後晉紀·後漢紀·後周紀”八個部分,每部分下分若干章節。作者還將文中有關修身養性、為人處世、治國理政等的啟發性語句提煉出來,共計122條,並以灰色底框的形式置於頁面右側,以便讀者更好地理解《資治通鑑》的現代價值。


(統籌:陸藜;編輯:思岐)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