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的金融與不歸的大佬

2019-09-12 01:23:28

作者 | 夏心愉

來源 | 愉見財經

 

愉見財經語音專欄,每週二晚上,在第一財經資訊,與您不見不散。

 

一、

 

這兩天和朋友聊到了上海那名一路從證券到房地產、最後折戟在P2P的大佬;又聊到了同期另幾名未能善終的金融大佬。朋友感喟金融真是高風險行業。

 

而“愉見財經”卻從現象想到了規律。某種人生版本,其實在這個圈子裏一再演繹,共性太多:(以下內容只説行業,並不特指任一確定個人)

 

靠搏對一把槓桿起來了,坐穩上層社會,慾望洶湧。

 

被慾望推着再搏對一把槓桿再起來,基本此時已經江山既現、自我膨脹。我見過所有後來落馬或倒台的政界或商界大佬,無一例外都有過一段膨脹期,期間只能被拍馬屁,早已聽不進忠言逆耳。此時,還會有不少人對過往生活“一覽眾山小”,一個典型的徵兆就是,有的人會婚外再有家庭和子女,有的直接動原局婚姻宮(其實也動了曾經支撐自己的氣脈)。

 

可是沒有人的運氣可以好風憑藉力上青雲一輩子。往往這個時候,老天爺都會給考卷做了。有的人這次是一把槓桿搏錯了;或另有的人也可能因宏觀經濟換了個檔,進入“資金去槓桿期、資產去泡沫期”。

 

要知道,財富起得快的,基本都是要用大槓桿的。很多人外面看看是像模像樣的集團化經營資產很厚,裏面一看全是短長資金騰挪,一堆資產拉久期,一堆債務在生息。凡是這種,對資金供給和資產升值的需求是剛性的,有一樣不行了,或一個項目長期擺不平,他不為人知的實際資金鍊條,就已經拉扯得厲害了。

 

這個時候大佬們一急,都會想到直接與融資能力掛鈎的戰線。

 

講個大的。“愉見財經”曾親眼所見某去年發生過債券違約的大型民營集團“無中生有”地搞出一大筆錢。他們2016年收過南方某城商行N的股權,其資金來源,就是靠其自己實際控制的多個融資平台,先分別陸續向N總共貸出了約30億;反手,再用一個乾淨的主體,出資不到20億,入股N的股權,並躍升至N的第一大股東。

 

本錢30億本就來自銀行貸款;出資的這20億回頭還能拿銀行股權質押掉又回血一部分;更關鍵的一點是,當上了大股東後,銀行或多或少就被“綁架”了,有的幾乎成了股東的“錢袋子”。

 

講個小的。如果這種騰挪,正好發生在20142015這樣的網貸平台圈錢期,那麼其實操作起來更方便,就是把自己左手的資產,繞三個彎彎,“資產證券化”到自己右手的募資平台上唄,變成自己募資投向的標的。約摸達成自己開了半個小銀行的“自產自銷”效果,不就好了嘛。

 

但是,該算的賬,老天只會延後,卻一筆都不會放過。

 

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二、

 

我有一個看人很準卻嘴巴很毒的朋友,口頭禪叫“君因此興、必因此亡”,除非,這個“此”是大德正義向善之類,沒法通向“亡”。

 

這句話,有個同向意思的謹言,叫做“德不配位/財,必有殃災”。這種老話看似沒什麼邏輯,但只要把時間軸一拉長,好神奇,總是靈驗。

 

有的人靠心機上位,但最後很可能因只有心機而沒有正心,反而在位子上犯事兒下馬;

 

有的人靠跟人上位,那個貴人有朝一日不得勢了,麻煩的就是怎麼切割和自保;

 

有的人靠一把運氣糊里糊塗地就起來了,他們一般都在弄明白之前,運氣就沒了就跌回去了;

 

有的人靠大槓桿起家,但你要知道,配在這個東西背後的都是大欲望。人的慾望其實也是剛性的,貪慾跟毒癮對大腦的作用沒啥區別,一招起來後,過往的小康人生就已經不能分泌多巴胺了,你叫他活回正常生活裏他就像抑鬱症,都是要靠再來更大的獲利,從而刺激快感的。

 

不信,去看那些拿過又快又大的錢的人,20年後的人生都怎樣了,有幾個能夠收手的。就舉一個例子,327國債裏頭,贏錢最多的四個人,結局是三個死一個進去了。

 

哦對了順便,327國債裏,文章開頭説到的上海這名大佬,也是押對寶的多頭中的一員,那是他的第一桶金。

 

三、

 

但“愉見財經”也不是隻破不立,説得好像賺錢有罪一樣。當然不是。我們把一切迴歸初心和基本面,想一想他們該有的路徑和麪貌。

 

金融學的概念我就不搬了,用我自己的話説。金融的發心,就是資金更高效地配置,作為搬運工把錢從資源宂餘效率低下的地方搬去資源稀缺效率高企的地方,從而在總量不變的情況下獲得更多產出。然後把多創造出來價值,更多地放去別人的口袋,自己留一小部分。

 

記得社會價值,記得共同利益。

 

説句過於絕對但大家可以保持觀察的話。做金融如果沒有這個正心,那麼,要麼永遠沒有能力只能混在中下層,那這批人得天天眼巴巴看着大錢大權湧動而甘心平凡安守本職,相比其它行業,顯然修心難度更大;而但凡有本事爬到了上層的,沒個正心,大多難善終,到最後就要看功過相抵後的權衡,還要看你爬上去時踩掉過的人,會不會放一馬。

 

沿着正心走路的人,雖然有的小事情上也變通,但多半在大是大非的利誘面前有邊界感,這種人不會闖大禍,哪怕能力上差一點,至少善終沒啥問題。

 

如果心歪了,不説詐騙那麼嚴重吧,即使是把金融搞成零和遊戲,喜歡無論顯性或隱性地從別人口袋裏掏出特別大的錢的,你去看好了,只要時間週期拉得足夠長,幾乎沒有善終的:到最後,敗光的敗光、抓的抓、逃的逃(望北樓的望北)、絕症的絕症、抑鬱的抑鬱、死的死……

 

人生的努力,到最後結出的果子是“五福”,富貴只不過是其中一福。人生裏啊,單求富貴或單求安樂,其實都不難的。但兩樣都有,非常罕見!

 

四、

 

我的老師説,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起樓”。

 

第一種,是做大下面“德”的盤子,地基多深樓才能多高。這更多是守着一個比較正的社會價值觀的,企業每一步發展也基本是圍繞着這個價值觀在開拓,而不是一天到晚搞和主業八竿子打不着的“多元化經營”;就算髮心小一點的,也是為了全公司幾十幾百上千號人謀福利的,做出點對得起用户的產品。

 

在這種在共同利益護航下的做大,講真的道阻且長會很累,但是可以走得遠。

 

第二種,是挖別人的土來造自己的樓,沒什麼社羣價值共同利益,即使嘴巴上説兩句也是場面上打打嘴炮,心裏都是貪婪。這種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一般都會踩邊線、破底線,所以起樓反而往往更快更順。但是很神奇,他們挖過的所有社會的利益別人的土,最後會在前方遠處匯聚成一個巨大的坑。都等着呢。

 

而過程中因為太順太爽被眾人捧抬慣了,他們的自我膨脹會讓他們走路不帶枴杖,所以掉坑的那一刻,連個幫他擋一擋、撐一撐再爬起來的工具,經常都找不到了。

 

所以,不是所有的金融都嗜血、不是所有的財富都造業。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有一條最隱蔽的捷徑,叫做以德馭術,滄桑正道。

 

還有一根一路可執着幫自己的枴杖,就是在得勢時不飄,能幫人時且幫人、能積德時且積德。關鍵時候,三德能抵一劫。

 

最後,找到社會價值、共同利益的落腳點。倚着這一落腳點,求了一幅字,送給你們共勉。

 

千江有水千江月,

萬里無雲萬里天。


那麼,怎麼買買買呢?

  傳燈全球購推薦產品  

  法國Gifrer肌膚蕾鼻腔噴霧器  

▼▼▼

粉絲專享價69元-310元!



 長按下方小程序碼立即購買 !

 

↓↓↓戳下方「閲讀原文」,進入購買專區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