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港部隊會否出動?官方最新表態

2019-09-11 19:30:28


國新辦於今天(3日)下午舉行新聞發佈會,請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徐露穎介紹對香港當前局勢的看法,並答記者問。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本場發佈會回答了關於駐港部隊出動、“雙普選”、緊急法、“顏色革命”等關鍵問題,信息量巨大,值得深入研讀學習



真愛香港,就堅決維護“一國兩制”


楊光:

目前,香港局勢正出現一些積極的變化。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已成為香港社會各界最廣泛的共識、最強烈的呼籲。


但是,必須指出,香港局勢依然複雜嚴峻。暴力、違法活動仍然沒有得到完全遏制,在有些時候、有些地方,少數暴徒變本加厲,用喪失理智的瘋狂行為製造了一樁樁令人髮指的罪行。


現在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已經看得很清楚,圍繞修改《逃犯條例》所出現的事態已經完全變質。少數暴徒用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向世人表明,他們的目的、他們的矛頭所向,已與修例無關。



他們心甘情願充當外部勢力和反中亂港勢力的馬前卒,不惜做出暴力違法的惡行,目的就是要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進而奪取特區的管治權,從而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假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之名行完全自治、對抗中央之實,最終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現在已經到了維護“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關頭。所有真正關心香港、愛護香港的人,都應當擦亮眼睛、堅定立場,清楚地認識到在止暴制亂這個大是大非、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問題上,沒有中間地帶,容不得猶豫、徘徊和動搖。


真愛香港,就堅決維護“一國兩制”。真愛香港,就要用實際行動向一切損害香港繁榮穩定、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行為堅決説不!


在此,我們提出三點意見:

第一,希望香港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圍繞“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進一步凝聚共識並付諸行動。


第二,希望大家把以和平遊行集會表達訴求的行動與暴力犯罪和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行徑區分開來。


第三,希望大家聚焦香港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的根本問題,獻計獻策,共謀解決之道。


關於“駐港部隊出動”


日本讀賣新聞記者:
基本法第18條規定,人大常委會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政府可以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請問發言人,駐軍和武警根據基本法第18條的規定,在這種情況下是否可以出動?謝謝。


徐露穎:

“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緊迫的任務。


中央堅定不移地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不移地支持香港警隊嚴正執法,堅定不移地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部門和司法機關儘快地使犯罪分子受到應有的處罰,維護香港的法治和秩序。


我們相信,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在廣大香港市民的共同配合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有意志、有能力依法採取各種必要的、有力的措施,儘快“止暴制亂、恢復秩序”。


中央決不會允許香港亂局無休止地持續下去,如果香港的局勢進一步惡化,演變成為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主權和安全的動亂,中央也決不會坐視不理。


駐港部隊訓練 資料圖

  

依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駐軍法,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的職責是維護國家的主權、安全、領土完整和香港的安全。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4條規定,中央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


基本法第18條也規定,如果出現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自身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可作出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中央人民政府可以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我想,把14和18條的規定讀過了之後,你剛才的問題應該就有了很清晰的答案,就是在進入緊急狀況的情況下,全國性的法律根據需要都有可能在特別行政區實施。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觀點,認為出動駐軍就意味着“一國兩制”的終結,我想説這是完全錯誤的。


無論是中央人民政府應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請求出動駐軍協助維持治安或者救災,還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都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執行基本法的具體規定,是特別行政區憲制秩序的一個組成部分。


提名、普選、任命,一個都不能少


俄通塔斯社記者:
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並強調“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幾天前24名立法會議員聯署發表公開信要求儘快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對這些訴求中央政府是什麼態度?對其中的撤回修例法案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中央是否可以接受?特首拒絕這些訴求是否因受到中央的指令?


楊光:
我想説的是,在一個文明、法治的社會裏,所有的訴求都必須依法提出。


這裏必須毫不含糊地指出,兩個多月來,一些激進分子打着“五大訴求”的旗號,置全體港人的安寧生活和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局於不顧,肆無忌憚地實施暴力犯罪,踐踏香港的法治和社會秩序,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嚴重損害了香港和國家的利益,這不是在表達什麼訴求,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嚇”、“政治要挾”。


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分子提出了五項訴求,他們的終極訴求是實行“雙普選”,在這裏,為了正本清源,以正視聽,我願意着重地談談“雙普選”的問題。

  

首先,我必須先強調一個事實,這就是香港的民主制度是在香港迴歸祖國以後真正建立和發展起來的。


我還必須指出另外一個事實,就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體議員由普選產生這樣一個目標,是由中國政府在香港基本法中做出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區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穩步快速地發展民主政治。

  

大家都知道,2007年12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明確了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立法會全體議員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由此確定了“雙普選”的時間表。


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又作出了有關決定,對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框架和核心要素作出了規定,這就是人們常説的“8·31”決定。


“8·31”決定得到了香港大多數市民的支持和認同,但是很遺憾,在反對派議員的捆綁否決下,香港特區政府根據“8·31”決定製定的普選法案在立法會沒有獲得2/3多數通過,香港由此失去了在迴歸第20年實現行政長官普選的寶貴機遇。


可以説,阻撓香港民主發展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是反對派自己。

  

反對派為什麼要逆民意而動,否決這個方案呢?説穿了,就是因為根據“8·31”決定所制定的普選制度不是他們所想要的普選制度。


他們想要什麼樣的普選制度呢?他們想要的普選制度,就是要超出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能夠選出一個可以代表他們立場、可以不對中央政府負責的行政長官,從而為他們奪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權鋪平道路。能做到這一點,他們就稱之為“真普選”,做不到這一點,他們就誣之為“假普選”。

  

今天我要明確地説,有這種想法的人,是打錯了算盤,無論將來什麼時候啟動政改,香港的普選制度都必須符合基本法,符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

  

我還必須明確指出,香港的普選制度必須始終堅持一個基本的原則,那就是它必須符合香港的政治地位。


什麼是香港的政治地位?我這裏給大家簡單地介紹一下。


我們來看基本法序言第一句話規定:“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


基本法第一章第1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第12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



這三句話,每一句都是上述三個篇章的第一句,由此可見,其至關重要,它們結合起來,完整清晰地界定了香港的政治地位。香港的政治制度包括普選制度就必須服從和服務於這一政治地位。


正因為如此,所以基本法第四章(“政治體制”)第43條規定,這個第43條也是這一章的第一句,行政長官依法對中央政府和特別行政區負責,這是行政長官最重要的職責和使命。


因此順理成章的,基本法第45條作出規定,在實行行政長官普選時,要經由一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而後普選,再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提名、普選、任命三大環節,一個都不能少,每一個環節都要發揮實質性的作用。這就是香港普選制度的真義。

 

達到上述要求的普選制度才是真普選,也只有通過這樣的制度,才能在普選條件下選出一位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港人認同的行政長官,也只有這樣做,才有利於“一國兩制”方針得到全面、準確的貫徹落實。


港的普選只能這麼搞,沒有別的選擇,歸根到底還是必須回到“一國兩制”方針上去,回到基本法上去,回到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上去。

  

至於其他訴求,我剛才在講話裏也談到,我想強調一點,當前最大的訴求、最強烈的呼籲還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這是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務,也是我們應當做出最積極、最有力迴應的民意。


暴徒臉上有四個字:“反中”和“港獨”


中央廣播電視總枱央視記者:
我們注意到,港澳辦形容香港出現了恐怖主義苗頭和近乎恐怖主義的行為,也表示此次運動帶有“顏色革命”的特徵。到目前為止中央對這場運動的性質怎麼看?會採取什麼與以往不同的措施?謝謝。

  

楊光:

對於香港當前出現的暴力犯罪現象,是不是開始出現了恐怖主義的苗頭?我們只要看看事實就可以得到答案。


近3個月來,少數暴徒肆無忌憚地進行犯罪,特別是用令人髮指的行徑傷害警察,並且打砸店鋪、癱瘓機場、滋擾地鐵、非法禁錮無辜市民。我們注意到,他們對警察的襲擊使用的武器日益升級,已經具有嚴重的致命性。


他們還採用令人不齒的手段,公然在網絡上非法披露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據目前不完全統計,已經有大概1600名警員的個人資料被披露,一些人在網絡上公然叫囂殺害警察,欺凌他們的家屬。


我們再來看看31日發生的事情,如果説過去還是少量投擲汽油彈,31日他們在鬧市區投擲大約100枚汽油彈,還肆意破壞地鐵設施,衝進地鐵控制室肆意破壞,嚴重威脅地鐵安全運行。

  

他們同時提出了“攬炒”的口號。我開始還不知道這兩個字的含義,特意問了香港的朋友,當他們吿訴我,這就是“拉着大家一起死”的意思,不知道大家聽到以後是什麼感覺,我是分明地聞到了恐怖的氣息、聞到了瘋狂的氣息。


還有一個黑手公然叫囂,即使現在的暴力犯罪活動對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造成嚴重損害,也由它去吧。


可見,為了達到政治目的,他們現在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已經有不止一個方面的人指出,目前他們的行為帶有明顯的恐怖性。



至於説到“顏色革命”,事實就更加清晰了。


我們可以看到,少數暴徒一再公然叫喊帶有“港獨”色彩的口號。比方説,上次我已經提到過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樣一種荒唐透頂的口號。


最近我還注意到,他們在一次集會上提出了“英美港盟,主權在民”。香港是什麼地方?我剛才已經作了很詳細的介紹,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有什麼資格和其他國家結盟?


至於説“主權在民”,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屬於14億中國人民,這一點還用拿來討論嗎?


可見,在這些人心裏他們要麼無知無法,不知道香港的地位,要麼就是公然想把香港拉向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所以,在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到四個字,左邊寫着“反中”,右邊寫着“港獨”。

  

這裏面我必須要説明一點,我們深刻地知道,也清楚地知道,香港大多數市民包括許多年輕的學生,他們是參與和平遊行集會,他們提出了其他的一些訴求,他們與那些觸犯法律、實施暴力犯罪、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人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我們必須指出,香港當前這場風波的走向是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在少數暴徒及其幕後黑手的操縱下,當前事態已經完全變質。


所以我們説,當前已經到了維護“一國兩制”原則、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關頭,一切熱愛香港的人,都應當用實際行動與違法犯罪分子劃清界線,向暴力行為説不!向破壞“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人説不!


香港多亂一天,市民就要付出一天的代價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
我的問題是,現在香港的示威抗爭活動還是在繼續,之前也有信息顯示特區政府在考慮引用緊急法來應對現在的局勢。中央政府是否認為現在香港的局勢適用這個緊急法的處理,什麼樣的條件下適合應用緊急法,對香港社會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另外,面對持續三個月的香港的抗爭活動,中央有沒有設定一個解決事態的最後底線?


徐露穎:

我們注意到,現在香港社會有討論是不是特區政府應該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處理香港當前的局勢。


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急迫的任務仍然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我們也注意到許多團體和市民都紛紛呼籲採取更為有力的措施來止暴制亂。比如制定禁止蒙面法等,儘快恢復社會的正常秩序。


中央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運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止暴制亂,保障市民生命安全和各項權利,維護香港法治的尊嚴。



至於您説到的中央有沒有針對香港的事態設定最後期限的問題,我想,中央跟香港全體市民的願望是一致的,那就是希望香港儘早結束亂局,恢復秩序,這一天到來得越早越好。


因為只要香港多亂一天,香港市民就要為此付出一天的代價,這關乎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局和香港700萬市民的福祉,而且也是全體香港市民最大的呼聲和最大的訴求。


據説點“在看”的會變更好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