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港獨”組織頭目林朗彥被拘捕

2019-09-11 19:29:53


海外網援引香港東網報道,鼓吹“港獨”的“香港眾志”在網上稱,其主席林朗彥剛剛在香港機場入境時被海關帶走,警方將以“煽惑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將其拘捕,律師正在跟進當中。


林朗彥資料圖 來源:東網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介紹過,8月30日,“香港眾志”頭目黃之鋒、周庭被警方拘捕,林朗彥同樣是拘捕目標。但由於其當天不在香港,故沒有到案。


據悉,林、黃、周被拘捕的原因,是在6月21日煽動、組織及參加包圍警察總部的非法活動。


6月21日上午7時,有示威者發起包圍特區政府總部及進行“不合作運動”。黃之鋒於11時半呼籲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後大批示威者響應前往警察總部。當時,林朗彥、周庭亦在現場參加了相關活動。


在8月30日的例行記者會上,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如今正按照早前承諾,逐步並逐個將涉及違法暴力人士繩之於法。


謝振中表示,不要為違法人士找藉口,警方早已表明,對違法暴力事件,必定追究到底,現在正貫徹始終,按當日承諾,逐步並逐個將涉及違法暴力人士繩之於法。他強調,一有足夠證據便會作出拘捕行動。


黃之鋒飛往台灣,將會面民進黨人士


據香港《大公報》消息,鼓吹“港獨”的“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今、明(3、4日)兩日會將分別在台中和台北,與“台獨”分子同場“交流”。民進黨發言人李晏榕早前稱,黃之鋒在台期間將拜會民進黨人士。


根據由民進黨籍台灣“交通部部長”林佳龍把持的“光合基金會”公佈,朱黃之鋒在台北的活動中,將有激進“台獨”分子林昶佐參加。此外,民進黨副祕書長林飛帆、發言人周江傑負責主持台北、台中兩場“交流”。


黃之鋒日前因涉嫌煽惑非法集結和參與非法集結等罪被捕,當日提堂後竟隨即獲准保釋及離境。多名法律界人士質疑其潛逃風險高且被判監機會大,而且保釋期間的言行或繼續助長違法暴力,因此不應保釋。


新聞鏈接

起底“亂港花瓶”周庭的“白痴病歷”


黃之鋒、陳浩天、周庭三名亂港分子在8月30日被捕。這三人中,周庭是唯一的女性,也是“禍港馬前卒”中較少的女先鋒之一。她被追隨者吹捧為“學運女神”“民主女神”,但實際卻在港獨勢力內部的權鬥中失勢,被譏諷為“亂港花瓶”。


圖為8月30日周庭(右)被押往香港灣仔警察總部


“小太妹”鹹魚翻身


周庭生於1996年12月,她至少有三副面孔。


她時常穿着藍色牛仔褲與黑色T恤衫,她是街頭騷亂中的“小太妹”,被追隨者吹捧為“街戰女將”。


她在立法會或外事場合則多以淺色襯衣和寶藍色長裙的“斯文裝”示人,她刻意打造“學民女神”“民主女神”的形象。


圖為亂港分子周庭被封為“學民女神”


周庭還時常出現在電視綜藝節目中。她要麼短裙熱舞,要麼和服上身,嗲聲嗲氣,並與一些男嘉賓打情罵俏。


自十四歲起,周庭就因為“多面”形象而被亂港團伙相中,從街頭跑腿迅速爬至“學民思潮”的領導層。


所謂“學民思潮”,是一家臭名昭著的“港獨”組織。2010年,香港特區政府擬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旨在幫助年輕學生養成良好的品德和國民素質,以及對國家的認同。不料,此舉受到“港獨”勢力的阻撓,他們鼓動部分年輕學生走上街頭,掀起所謂“反國教”運動。


在這場社會運動中,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周庭等旗手人物迅速聲名大噪。那一年,周庭只有14歲,正在香港嘉諾撒聖家書院讀中學。


外界傳聞,周庭的學習成績很差,個人通識教育科政治題目測試差點不及格。所以,她很反感增加新學科。


這一傳聞也可從側面得到驗證。2013年4月,香港《星島日報》邀請周庭參加一場模擬考試,要求用中文試做香港文憑考試通識教育科的兩道政治題目。


結果,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許承恩給出的評卷成績是“大致中等”,尤其對於有關“國民身份認同”的題目表現最差。


為確保評卷的公平,《星島日報》並未向許承恩透露考生的真實身份。此事曝光後,香港輿論質疑所謂“學民女神”“民主女神”原來是“政治白痴”。


這也不能全怪周庭。她自幼就被家人申請有英國國籍,是英國公民,一直就讀英式教育學校。這也為她此後的政治生涯埋下致命隱患。


她在校人緣也欠佳。多名中學同學反映,周庭“孤僻”“霸道”“有心計”。


“中學沒有朋友,做project(專題研究)常分不到組,都會不開心,覺得好像無人可以幫到自己。如果老師介入事情,只會令事情更壞。”2019年3月,周庭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提及當年“那種無力、孤單的感覺”。


鹹魚翻身的機會來了。2012年5月,正在讀中學四年級的周庭如常宅在家中,無意間在Facebook上看到“反國教”遊行的照片。


她原本就討厭讀書。如今,又要“多讀一科(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憤怒之下,她決定走上街頭為“學民思潮”當義工。


初入“學民思潮”,周庭被安排走上街頭填表、“嗌咪”、派傳單。但這些外圍工作,依舊讓“不合羣”的周庭感受到自身存在被利用的價值。


 “(當時)只是一名連做校內彙報都會感到緊張的女生。”2014年10月,發表在香港《蘋果日報》一封公開信中,周庭也承認參加街頭運動為她帶來人生的改變。


在亂象叢生的街頭政治中,周庭的確走出了由學業失敗、同學孤立所帶來的挫敗感,並迅速鑽營到亂港組織的上層。


周庭的加入,助長了黃之鋒的亂港行為,隨後更是成為黃之鋒身邊的“得力同夥”。


“一個身體裏住着好幾個靈魂”



周庭不僅善於裝乖賣萌,更善於自我形象的經營以及在複雜的人際關係中鑽營。2013年前後,她已因“外表言談得體可愛”,被任命為“學民思潮”的發言人。


但周庭不甘心只做“傳聲筒”。與林朗彥、黎汶洛、黃子悦、劉貮龍等“學民思潮”的前任發言人們相比,周庭更有野心,她着力打造“學運女神”的個人形象,直接向“民主女神”陳方安生看齊。 


在《陳方安生的“女神史”》一章中,港嘢君講到陳方安生“穿紅衣”“搶C位”,此外,這名硬核政客還會帶領“手袋黨”風情萬種地為英國港督獻歌獻媚。


周庭也擅長表現柔弱的一面以博得好感。一篇題為《表面柔弱害羞,實際剛強健談》的專訪中,周庭自稱“很喜歡水的世界”,還吹噓兩歲半就開始學游泳。但是,她話鋒一轉卻自稱“今天不過行五分鐘斜路,都略見氣喘”。


這卻掩飾不住周庭在街頭獅吼的真性情,在“學民思潮”“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等多輪暴亂活動中,外界已熟悉她身穿黑衣、手握話筒、穿越柵欄的身影。



周庭也意識到自己是個“充滿矛盾的人”。她在接受香港媒體專訪時還舉例説,小時候“外向、頑皮、反叛”,中學時則“內向、寡言、不合羣”。“不合羣”的周庭,在“學民思潮”思潮內部選擇了更孤僻、更偏激的黃之鋒。


2016年3月,林朗彥、鍾曉晴等創建者相繼離去,“學民思潮”壽終正寢。同年4月,黃之鋒、羅冠聰則在周庭等人的擁簇下,聚集殘兵敗將組建“香港眾志”,鼓吹“香港民主自決”。


周庭因擁戴有功而被委任為副祕書長。這時,已是政黨的“香港眾志”,不能只搞街頭打砸搶燒了,這家由街頭混混加暴徒聚集而來的所謂政黨開始改善形象。


周庭頻繁參與綜藝節目、電視論政,甚至自拍形象宣傳片。2018年4月,“香港眾志”在facebook發佈一條短片,黃之鋒、周庭、陳志全等亂港頭目悉數亮相。



在一個黑板和講台的背景中,周庭一身淺色上衣、黑色長裙,以成熟的女教師形象示人。但是,所授內容則是鼓惑中小學生上街參與遊行。


“荼毒青少年學生!”香港《文匯報》曾經如此痛斥“香港眾志”亂港行徑。其時,它還大搞電影展、舉辦“導賞團”、組織圖片展等活動,企圖對香港新一代年輕人“洗腦”。


但周庭多次遇上真對手。2018年1月,周庭被取消議員參選資格後,跑到《城市論壇》節目上“喊冤”,這也成為“女神”的滑鐵盧:在當天的節目裏,來自香港一所特殊學校的教師藍雪寶駁倒周庭。


她三句話揭露周庭的“港獨”真面目:“一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自然沒有資格參選中國香港的立法會;二曾經侮辱國旗,單從這點已可被DQ(取消議員參選資格)。”


藍雪寶還要求周庭亮出香港身份證,看看背面是否印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的區徽,如果不認同自己的中國人身份,就“煩請剪掉”。


藍雪寶老師因此被海內外網友尊稱“正義姐”。經此一役,被當場“KO”的周庭輕易不敢再參加電視辯論,而是將精力用在“找洋人、吿洋狀”上,這與正在就讀的專業倒是一脈相承。


2017年年底,周庭進入香港浸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系,操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和日語,這被認為對禍港亂港的“勾連事業”大有裨益。


 從“女神”到“花瓶”



外表裝純賣萌的周庭,頗有心計和政治手腕。


2018年5月,“香港眾志”實行換屆,“學民系”與“學聯繫”權鬥嚴重。最終,“學聯”頭目羅冠聰從連任兩屆的主席職務上落馬,退居二線任常委,他的女朋友、原副主席袁嘉蔚則不忿男友失勢,直接宣佈退黨。


“學民系”成功搶奪黨內權柄,前“學民思潮”創辦人林朗彥開始出任黨主席,黃之鋒繼續擔任祕書長。


與羅冠聰一道被邊緣化的還有周庭,他們要麼遭降職,要麼被踢出常委名單。蹊蹺的是,原本“學民系”出身的周庭並沒隨着所屬派別得勢而高升。


這或許與她在立法會補選失敗直接相關。2018年1月13日,周庭在社交媒體上高調宣佈參加2018立法會香港島區補選,誓言奪回其黨友羅冠聰之前被褫奪的立法會議席。


港嘢君在《羅冠聰的“聰明劫”》一章講到,2016年10月,香港特區新一屆立法會大會上,羅冠聰自作聰明,故意以反問的音調念出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個字。香港法庭作出裁決,羅冠聰等四名議員席位被取消。


2018年1月立法會選舉前夕,羅冠聰、黃之鋒又雙雙入獄。按照規定,刑期達到三個月者五年內不能再參選立法會。一時,“香港眾志”乏人可推,只有周庭形象稍好被推上議員競選的前台。


問題隨之而來,如前文所述,周庭是英國公民,不符合立法會參選條件,為此,周庭宣佈放棄了英國國籍。但馬上,這枚“政治新星”又迅速面臨着“眾志”內外的殺伐攻訐。


外界廣泛質疑,周庭尚未完成大學課程,缺乏議政能力,更不熟悉公共政策。周庭則自稱正在讀政治相關專業,着裝上也一改“鄰家女孩”或者“摩登女郎”的形象,她穿上職業裝,髮型比往常也更齊整,塑造出一副“知識女性”的粧容。


內部也詰責不斷,周庭被指抗壓能力不足。她也確有臨陣脱逃的前科。2014年10月,“雨傘運動”正甚囂塵上,周庭卻突然發表公開信,宣佈卸下“學民思潮”發言人一職。


對此,周庭辯解説,當時“我只有十七歲,面對非一般的壓力,我真的感到極度彷徨及疲倦”。周庭還將責任歸咎於一通電話,歸咎於她的家庭。


據稱,周庭正在參加“學民思潮”會議時,她的母親打來電話嚎啕大哭,周父則直接下令,“情況危急,你要即刻走,即刻去機場!”


她表示,自己當時不願聽父母的話。最終,雙方各讓一步:周庭不用再去英國,但必須辭去“學民思潮”的發言人,遠離鎂光燈,轉任資金募集、整理賬單等後勤崗位。


後來,當“香港眾志”無人可參選立法會議員時,周庭又被推上政治舞台。但是,2018年1月,香港立法會選舉委員會根據《立法會條例》作出裁定,“香港眾志”主張“民主自決”,故對周庭的提名無效。


2018年1月,擬參加港島區立法會補選的周庭,被選舉主任以不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為由,取消參選資格

周庭提名無效的決定通知書


這次,周庭不僅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成為“香港眾志”參加選舉失敗的替罪羊,黨內各派廣泛質疑她的能力,更譏諷她為“花瓶”。不久,周庭就在換屆中被踢出領導層。


由烏合之眾匯聚起來的“眾志”,發生類似的內鬥已非首次,爛帳更是一籮筐。2018年,一直被黃之鋒視為“自己人”的林淳軒就因“違反黨內財政處理程序”,被免去常委職務並被踢出黨。


厚顏送上門,勾連反華政客


周庭自幼推崇日本文化。她自稱,擔任“學民思潮”發言人期間要經常與日本媒體打交道,所以“半桶水”的日語水平進步神速。


她還自述,從小就時常瞞着父母偷看日本動畫片《偶像宣言》。2016年,她還公開以日本動畫《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的劇情來抹黑香港警察,聲稱期待“一個沒有警察的世界”。


港嘢君認為,只有做賊心虛者才會期待“一個沒有警察的世界”。今年年初以來,“反送中”行動逐漸從示威演變成暴力騷亂,暴徒們使用自制燃燒彈、弓箭、打魚槍等襲擊警察和市民。


但周庭之流卻頻繁勾結海外反華勢力和不良媒體,惡意抹黑香港特區政府和警察,企圖製造“兩個輿論場”。


2019年1月9日,周庭在社交媒體facebook上發佈與反華政客枝野幸男會面的照片,投其所好稱同是女團“粉絲”,並聲稱他們在一起“討論香港事情”。與這名反華、反社會的極右翼政客勾連後,周庭得以借勢走上日本TBS電視台、走進日本高校等大肆唱衰香港。


圖為周庭(右)與日本反華政客枝野幸男(左)見面


2019年6月10日,周庭再次竄訪日本。在“日本記者俱樂部”的記者會上呼籲日本政府幹預香港事務,並向台灣人喊話“別信‘一國兩制’”。周庭還造謠中傷香港警察正在屠殺民眾,“警察並不是對準腳,而是直接瞄準頭部,示威人士都感受到‘要被殺了’的恐怖感。”


今年6月12日,香港發生“反修例”暴力衝擊立法會暴亂,周庭現身日本TBS新聞直播節目《NEWS23》,用日語解説暴亂局勢,同時公開就香港局勢大肆造謠,惡意污衊香港警察暴力執法。 


謊言很快被拆穿,與枝野幸男等過氣的日本政客勾連,也只能帶來一時的虛榮,卻沒有更多實質性的進展。於是,周庭之流又改投美英反華勢力的懷抱。


2019年3月17日,周庭與黃之鋒、李柱銘被發現相繼鬼鬼祟祟進入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一個多小時後又急步離開。適逢星期天,美國領事館並不辦公,這夥人的行為被懷疑是偷偷摸摸密謀亂港之策。兩個月後,周庭、黃之鋒與美國政客勾肩搭背的照片出現在互聯網上,給香港街頭被蠱惑的懵懂少年製造出有“美國靠山”的假象。


2019年8月30日,周庭與黃之鋒等人被香港警方拘捕,但後來又被允許以1萬元現金保釋,但須“守宵禁令”。但是,8月31日,獲得保釋的周庭又跳出來,煽動鼓惑民眾鬧事,繼續禍亂香港。而對當日出現的非法集結和暴力行為,香港警方給予了最嚴厲譴責,並表示,必定對所有違法行為追究到底。


部分內容來源:微信公眾號“港嘢茶餐廳”

據説點“在看”的會變更好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