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要和眼界不一樣的人爭辯,不值!

2019-09-11 15:46:00

看過這樣一個故事:


孔子的弟子子貢與一位全身穿綠袍的人爭辯,一年是四季還是三季,孔子判子貢輸。


子貢不解,孔子解釋説:“你沒看到剛才那個人全身都是綠色嗎?他是螞蚱,螞蚱春天生,秋天死,他從來沒有見過冬天,你講四季講到晚上都講不通。


人生百態,境遇不同,學識不一,立場不同,左右各異,看法自然很難一致。


有時候,不辨就是智慧,不必嗔怒別人無法認同自己的觀點。



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你的解釋,你也不可能用辯論擊敗無知之人。


生活中,我們會碰到形形色色的人,不同層次的人,註定會有不同的認知方式。


很多時候,大家都希望通過自己的觀點去糾正他人,耗盡了精力,卻發現難以消除認知差距。


最後,你終於明白,和眼界不一樣的人交流,不要急着去爭個輸贏,最好選擇就是少説話,做好自己。


王爾德曾説:“和別人談論他不瞭解的東西是徒勞的”。


常與同好爭高下,不與傻瓜論短長,當不被理解時,先不要急着去爭個輸贏,你要清楚,並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你的解釋。


人不分高低貴賤,但認知的層次確實存在差別,並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你的解釋,你也不可能用辯論擊敗無知之人。


但慶幸的是,我們有選擇遠離他們的權利,不與他們作過多無謂的爭辯和糾纏,這就是對於自己最大的保護。


對待有些人,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方法。


林肯説過一句很形象的話:與其跟狗爭辯,被它咬一口,倒不如讓它先走。否則就算宰了它,也治不好你被咬的傷疤。


永遠不要和層次低的人爭辯,因為對方會把你的智商拉低到和他一個水平線,然後用其豐富的經驗打敗你。


生活中,很多人拿着自己的經歷對別人進行説教,慣用句式就是“我是過來人,你還年輕,光有理論,沒有實踐,以後你就明白了”。


年少時看不慣,老是頂嘴。現在,終於明白,對於層次不同的人,不需要犟個面紅耳赤、口乾舌燥,不必刻意相融,也不必試圖去改變對方。


《莊子》曾説過:“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


井底之蛙侷限一方天地,眼界狹小,不可以和它談論大海;夏蟲生命短暫,見不到冬雪的景色,不要和它談論冰雪。


同樣,見識淺陋的人,不必和他們談論高於他們認知的道理,與其爭論不休,不如踏踏實實做事,時間會見證沉默的成就。


世間之人何其之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因此,不要試圖説服旁人,一些人不願被改變,一些人你沒權力去改變。




永遠不要和層次不同的人爭辯,那是對自己的一種無益的損耗。


莊子一生經常與人辯論,但是他卻説:大辯不辯。


你和什麼樣層次的人爭辯,就註定了你將會淪為什麼樣子的人,遇到三觀不同的人,轉身即可。


有一次,和朋友準備騎共享單車去上班,開了鎖準備騎的時候,一位婦女喊:“這車是我的!


我和朋友面面相覷,婦女又指着我倆,説:“沒聽見嗎?這兩輛車是我的,我先佔了!


朋友脾氣也上來了,爭辯了兩句,婦女蠻不講理,掐着腰,擺出一副要吵架的樣子。


朋友平時嫉惡如仇,遇到這種人,當然也不甘示弱,但我拉着她離開了。


朋友氣勢沖沖,説:“我正準備好好跟她理論一番,你幹嘛要拉我走?明明是她理虧。


我説:“同不講道理的人講道理,不僅毫無作用,而且浪費時間和精力,瘋狗擋道,與其跟它爭辯被它咬一口,倒不如繞道而走。


朋友聽完,默默地在軟件上點了“舉報”。


卡耐基説過,“在爭論中獲勝的唯一方式,就是避免爭論。


辯論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辯,三觀不同,爭辯不通,畢竟有些話,説給懂的人聽,才有意義。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