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已經成為“帶貨”的天堂?你是不是心動?

2019-09-11 14:27:33


點擊上面“藍字”關注,帶你看好電影



KOC悄然而動的是,被市場解讀的信號之一是因為“私域流量”更便宜,更省錢,而大環境帶來的效果是如何節約成本,因為企業都面臨着營銷資金壓力。如何少花錢多辦事也就成為一種選擇。但KOC不能稱之為意見領袖,只是在一定小眾範圍內的影響力傳播,能夠帶動其他潛在消費者的購買行為被認為是KOC的主要功績被標榜。


而這種應用最好的載體之一據稱是在短視頻中,尤其是某些短視頻平台的崛起,帶來了一種流量變現的極度渴望,而KOC被認為是比較好的轉換模式。因為現在刷短視頻的人流已經成為茶餘飯後碎片時間中消耗時光的最簡單的應用,而這種應用的初始野蠻生長基本完成。不過,更多的短視頻以搞笑獲得流量,紮實的用户基礎其實是薄弱的,更多的是消遣。


短視頻日活能達10億?


某知名短視頻平台表示,“預計到2020年,短視頻行業的日活躍用户總數將達到10億。”要知道現在中國移動用户數也不過12億左右,如果數據準確,那就幾乎有九成的用户都刷短視頻。

短視頻平台認為,短視頻平台是一個幫助用户傳遞信息的工具,短視頻帶來的是視頻創作、分發門檻的大幅度降低,是信息的更快流動和連接,是一種信息普惠的價值。不過我們看到的是,大量能夠火爆起來的短視頻,無非是娛樂,新奇,搞笑,低端搞笑的無聊製作。而這種產品的傳播也很容易上量,並且得到推薦和傳播。


有人説,現代人在外出旅遊時,也逐漸習慣了以短視頻的模式來展現自己的所見,甚至要把自己擺進去,留一個紀念。這也是在照片之外的另一種模式。不過,視頻面臨着流量問題,存儲問題。上傳需要一定的數據流量支撐,國內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逐漸排除了這種困難,相信進入5G時代之後,這個上傳會更快。當然,資費是另一個問題。而存儲在一定的膨脹之後,會不會轉為收費?這其實也是極有可能的。


雖然現在短視頻平台發短視頻都是免費的,就如同電子郵箱和網盤最終走向了收費,移動支付最終也開始收取服務費一樣,未來承載的數據流達到一個相對的瓶頸的時候,會不會也要收費?當然,短視頻平台是可以利用這些數據流來做文章,尋求收益變現的。不過,承載的平衡點是有一個相對的度。尤其是日活用户越來越多的時候,發送的垃圾信息和資源也會越堆積越多。


短視頻營銷是為了更加直觀?


目前,喜歡網購的朋友也能看到,一些商家在介紹自己的產品的時候,也喜歡用短視頻呈現更加直觀的印象。這其實也是符合用户需求的,因為視頻可以看得更加真切。也有人説,“未來淘寶上可能90%的內容都是視頻的方式來呈現”。包括微信,也已經放開了對快手和微視的限制,甚至在公眾號、看一看,包括朋友圈,都針對短視頻做了優化配置。因為這種模式得到了用户的喜愛和認可。

不過,也需要關注的是,即使以視頻呈現的內容,一樣會存在着“假冒偽劣”和欺詐。就如同那個“聲優”喬碧蘿殿下一般,因為科技的進步,可以偽裝很多東西,所見有時候並非就是所得。短視頻帶貨帶來的弊端也很直接,涉及到的欺詐和欺騙也不少,更主要的是,在用户購買的物品出現問題的時候,結果卻發現無處投訴或者尋求售後服務,短視頻經營者人去樓空,平台不願意承擔任何責任。


有短視頻平台希望呈現一種“美好”,但真正流傳起來的恰恰是一種俗文化的不斷被根植、氾濫,甚至引起病毒式營銷。這是平台難以控制的?其實也不盡然,因為用户對這類內容的追逐更加主動,平台其實也是有意無意地迎合着需求。因為這種內容可以帶來更大的傳播性和互動性,因此平台樂此不彼。因為這樣可以帶來話題性的傳播和真正的流量導入機會。平台其實在默許着這種演進。


價值和變現能力才是內容製作者在意的?


任何平台都需要內容製作的及時跟進,而內容創造者需要變現的機會。依據中國互聯網大數據公司發佈的中國互聯網2019年春季報吿顯示,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户人均花費將近6個小時玩手機,其中40%的時間是在看短視頻。


有的“流量達人”通過短視頻平台,開通購物車功能。一個半月之後,賬號粉絲突破100萬人,並綁定淘寶賬號,直接帶來的效果就是銷售額翻了5倍,其中短視頻轉化佔一半,轉化率還是非常高的。此舉基本是短視頻平台普遍存在的一種模式,俗稱帶貨。據悉,“有口紅一哥之稱的美粧博主李佳琦,曾創下5個半小時帶貨353萬,5分鐘內銷售1.5萬支口紅的記錄。”


事實上,由於市場魚龍混雜,爆出的問題也不少。有人就表示:“帶貨小能手們,帶的都是啥貨啊?”很多被短視頻帶貨“坑”的用户紛紛吐槽自己的經歷。有人質疑,短視頻平台對商户沒有監管嗎?消費者權益保障機制呢?有的網友“在短視頻平台一家賣手串的買了手串,58元,買到後發現是塑料的。找賣家,他根本不理我了”,有的“買櫻桃,付了錢,半個月過去了,貨不知道跑去哪了,店鋪找不到了”等等。


有人總結了,消費者在短視頻平台購買時遇到的問題大致可分為三種:一是買到的商品與展示商品嚴重不符;二是貨到付款,貨到了錢付了,看到貨卻和説的不一致,更主要的是還無處退;三是通過視頻加了微信,付了錢後商家跑了,找不到了。


眾所周知,隨着短視頻和社交平台的出現,催生出了不少新的職業。視頻達人、網紅主播、微商等等。因為它們開啟了商品買賣服務,又被稱作“二類電商”。也就是説,阿里系和京東等是一類電商,在騰訊新聞、今日頭條等信息流移動平台上,依靠流量廣吿做單品銷售的商家則是二類電商。二類電商中,從商家選品到買家收貨的交易過程很短,並且,交易方式有線上和貨到付款多種。


對於用户來説,面臨的選擇有很多種,而直觀的選擇可以帶來衝動消費的慾望。這也是新興電商平台生存的根基,而無論是社交電商還是短視頻電商,雖然其開展經營活動的形式不同,但本質上都是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應當受到《電子商務法》的約束。但是在維權的過程中,卻頗為麻煩和不順。平台承擔的責任顯然還不夠明晰化。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