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買房的你,還有必要留在北上廣深嗎?

2019-09-11 04:46:45




馬克畢業後賺的第一筆錢不是工資,而是把大學怒拿一等獎學金才買下的RGB炫彩光污染台式電腦,以無中間商賺差價的形式賣給了同學。

 

沒辦法,房租得提前交,而且必須是押二付一。


真是有意思,為什麼工資不是提前押二付一?

 

哎,賣了也就賣了吧,反正也沒有朋友願意來離市區34.9公里的出租屋看他的精彩操作。

 

更何況,他那不到15平米的小公寓,也沒有位置再放下一台台式電腦了。

 

其實,買馬克電腦的同學也不是要用,而是他公司剛好需要一台。他就順勢做個倒爺,賺點外塊。

 

然後,把賺的錢交房租。




中國的一線城市,有不計其數的年輕人在這裏辛勤工作。

 

他們和馬克一樣,苦讀19年或更多,畢業於各大有頭有臉的高校,然後拿着一份比其他城市高一點的工資。

 

再然後,在每月1號的時候,把剛進口袋的貨幣迴流給房東。

 

他們用勤勞的雙手,換來了這個城市有產者的美好生活。

 

也或許他們當中有的人來得早一點,按揭了房子,每月把貨幣迴流給銀行。

 

後面這部分人是值得羨慕的,因為更多的人,連首付都付不起。

 

銀行借出的貨幣來源於開發商,開發商的貨幣買了建房子的地,賣地的收入歸了當地ZF,然後城市的建設靠着ZF的收入。

 

他們用勤勞的雙手,換來了這個城市的蓬勃發展。


在北上廣深,年輕人勤勤懇懇賺來的工資,似乎並不屬於自己。

 

不僅如此,他們常常身負各種壓力而經常加班,個人時間被壓縮無幾。生活,似乎也不屬於自己。

 


在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只要是大一點的城市,就必須這樣嗎?

 

當然不一定,其實再往下推一個層級,新一線城市們照樣是經濟發展不錯的大城市,但那些地方,工資和生活,都是屬於自己的。



你在長沙的湘江邊,可以高峯期不用排隊就能享用一線江景的美味宵夜,甜入心脾的糖油粑粑,夾心裏是5點半下班的輕鬆味道。

 

而你在外灘的黃浦江邊,摩肩接踵的人潮彷彿每天都是國慶黃金週,前後夾擊的擁擠把每個人都擠得像糖油粑粑。

 

 

你在武漢尋覓一套宜居的商品房,會發現25%是水域面積的江城中遍地是湖景豪宅,2萬5是絕對能搞定的。

 

你在深圳尋覓一套落腳的商品房,會發現50%住房面積為城中村住房的鵬城中遍地是村景豪宅,4萬的價格基本等同於2萬5乘以(深圳平均工資/武漢平均工資)。而且,還可能會垮。

 

 

如今,中國已是新一線城市經濟崛起的時代,也是新一線城市生活崛起的時代。更多的人均醫療資源,更少的高峯期擁堵,更舒適的人口密度,和更划算的房價收入比。何樂而不為呢?


留在一線城市,是為了什麼?

 

是機遇?是夢想?是格局?

 

這些陳詞濫調我在傳統媒體時代就已經見得頭皮發麻,只不過把吃城市經濟發展的紅利,修飾得更美好一些罷了。

 

我們選擇一座城市,收穫了財富、地位、名聲、知識、生活等等等等,本質上就是分了城市發展的一杯羹而已。

 

四十年前的1979,上海286.4億的GDP是成都41.4億的7倍,一線城市與二線城市的巨大差距宛如城市與農村,那時候如果通過高考然後在一線城市定居,簡直就是一代階層的跨越。

 

三十年前的1989,深圳迎着改革開放的春風,GDP較10年前增長了60倍。那時候,在二線城市的民營工廠上班,或許是一件不怎麼光彩的事情,就連自己搞個小賣部,都會被蔑稱為“個體户”。但如果在深圳,能抓到老鼠的貓都是好貓,什麼個體不個體的這裏統統叫創業。

 

二十年前的1999,北上廣是有地鐵的,市民們乘着這種便捷的交通工具,穿梭於各大時髦的商場。而那時的鄭州,還是一座遍地都是三輪車和自行車的城市。2000年左右的北上廣深人才招聘會是異常火爆,如果找到個工作然後留下來,所體驗到的生活,會完全不一樣。

 

十年前的2009,金融危機後的經濟刺激率先從一線城市開始,新一輪機遇也從這些地方率先萌芽。此時的北上廣深高架路網完全成型,生活配套一應俱全,社保福利制度清晰,教育醫療井噴發展,那一年北京人口增加了100萬,房價也上漲了50%。我清晰地記得那一年我在上海,遍地都是商品房廣吿,如果當時想辦法按揭一套,今天還用在這裏寫文章?

 

過去幾十年,無論在何時跨入一線城市。享受到的都是生活和事業的雙重收穫。

 

中國在有限的資源下,想要實現經濟上的彎道超車,只能集中火力幹大事,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就造成了一線與二線的天壤之別,從事業機會到生活配套,北上廣深都甩其他城市幾條街,踏入資源集中的地方,必然是明智之舉。

 

但這幾年,發生了兩個變化。

 

一是一線城市的人口基本飽和。北京和上海已經出台嚴控人口的規定,廣州和深圳雖説還在不斷開放户口招賢納士,但你去高新園和體育西坐個地鐵就知道,什麼光谷廣場天府廣場都是浮雲,廣深其實根本沒多少人口承載空間了。此時,若想再成為一線的一員,無疑要付出更高昂的成本,這種成本,就是6萬一平的房價。

 

二是新一線城市開始搞事情了。近十年來,每個新一線基本都在大興土木滿城建設,這和新世紀初的北京和上海極其相似。2019上半年GDP20強中,增速超過8%的成都、武漢、長沙、南京,全是發展火熱的新一線。如今,幾個新一線城市的生活配套、城市框架和交通系統,也基本成熟了。和一線城市的差距,不再是過去那麼大了。

 


基建成熟後,剩下的就是吸引人才和發展產業了。

 

目前,4個一線城市的平均經濟增速是6.7%,處於一個穩步增長的成熟階段,完全沒有8%的新一線們跑得快。



很顯然,發展中的新一線將有更多的經濟紅利,即是未來大量的就業崗位和就業人口。幾年前在一線城市快速奔跑時所發生的事情,未來可能會在新一線繼續上演。畢竟,我們還有最後10個點的城鎮化紅利。

 

美國在我國目前的城鎮化率(59.58%)的時間點,是上世紀50年代。那時的紐約、費城、芝加哥、洛杉磯等特大城市,與其他諸多發展中城市差距也非常大。但幾十年過去,休斯頓、菲尼克斯等後起之秀城市強勢崛起,今天在哪個城市生活,質量並無多大區別。

 

80年代初的西雅圖,只是航空蕭條後的一座美國普通二線。但2018年,西雅圖9.7萬美元的人均GDP,已經排在美國第五。當然,這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位髮量驚人的貝姓男子,在這裏創立了電商鼻祖企業亞馬遜。

 

中國也有那麼一座城市,雖為民營企業重鎮,但也基本是泯然眾二線。可自從一位悔創公司的馬姓人士創業以後,這座城市便因此增添了無限活力,最本質上的反映就是人均收入的提升,甚至在2010年,杭州的房價還衝到過全國第一。


所以,中國未來一二線城市經濟上的差距,至少是生活質量上的差距,一定會逐漸縮小。就像美國的郊區化浪潮一樣,那時交通不方便被城市擠得往郊區走,現在交通方便了則從一線城市迴流新一線。

 

當然,新一線城市最吸引人的地方,還得是經濟未成熟和預期未兑現,所帶來的房價性價比。

 

比如,你住在深圳6萬/平的房子裏,鄰居可能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深圳打工者,你頂多和他拉兩句家長裏短。但你如果住在成都4萬/平的房子裏,鄰居們基本是這個城市的中產以上,不僅可以通過和他們的關係撬動無限資源,更可以給自己孩子從小一個優渥的成長環境。

 

哎,成年人不談夢想,只談投資收益比。

 


最近,深圳被評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又給這座城市帶來了無限生機。

 

可是,這些利好最終轉化為的城市發展,能讓深圳所有的2000多萬人獲益嗎?能作為一個不惜千里迢迢來深圳的理由嗎?

 

恐怕,作為一個普通人,在這個時代下再來吃紅利,是需要更多資本的。

 

如果你家境殷實,父母可以供出超過百萬的首付買房,你可以來;

 

如果你才華橫溢,騰訊華為等大公司重金籤你,你也能夠熬的住,你也可以來;

 

如果你年紀尚輕,想來深圳學點東西,開闊視野,過四五年回老家發展,你也可以來;

 

如果你顏值出眾,家境一般,但可以通過婚姻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你也可以來;

 

如果以上四種都不是,請慎重來深圳。深圳的一切美好和繁華,其實和你關係不會太大!

 


佛教禪宗五祖退位時,並沒有把禪位傳給自己的大弟子神秀,而是給了後來的六祖惠能。

 

只因為惠能留下了一首到現在還廣為傳唱的偈子: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世界上本沒有絕對的失敗與痛苦,是人們互相攀比,互相較勁,比誰賺得多,比誰孩子學校好。。。結果,比來比去,比出的全是離幸福越來越遠的感覺。


我們一生追求的幸福到底是什麼?

 

是一定要在一線城市打拼,不甘落後於自己的同學、朋友,誓死捍衞自己所謂的崇高理想。


還是選擇一個性價比更高,讓自己可以更幸福,卻沒有那麼多機遇的省會城市,來書寫一段豐富多彩的温暖人生呢?


-end-


關注騰訊房產微信公眾號

掌握最新房產資訊動態
解鎖買房一站式服務

推薦閲讀




地產野蠻人,突然都殺回來了

“我有8套房,但是我租房。”

人民幣破七後,對房價有什麼影響?

就算自住,也堅決不能碰的二十五個城市?

降息之後,買房合適嗎?

重磅政策!中國人將從2019年吿別“別墅”

廣州樓市大地震,新房暴跌70萬!

大消息:棚改腰斬!樓市當心了
史上最嚴“禁公寓令”今天排隊買公寓,明天排隊去站崗!

點亮好看

樂於分享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