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首善”的債務危機

2019-09-11 03:01:06

提示:親們,有什麼觀點和看法,歡迎在末尾評論區留言,參與是一種美德,表達是一種進步。很多讀者都養了成點讚的習慣,如果寫得好,望大家閲讀後,在右下邊“在看”處點個贊,以示鼓勵!


“中國女首善”何巧女豪捐180億背後,她的企業卻深陷高負債危機。承諾捐款價值約29.27億的“7630萬股”,真正落實只有3.37億。如今身價縮水,失去東方園林控制權,承諾的捐款,何巧女還能繼續落實嗎?


作者:安美宣

來源: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何巧女與東方園林,深深捆綁27年。27年前,何巧女一手創辦了東方園林,從一間小花房開始,帶領東方園林成功上市,併成為“中國園林第一股”。
 
打開東方園林官網,上面記錄着何巧女、唐凱夫婦白手起家的故事,還能看到他們創業時泛黃的老照片,“花房精神”四個大字還時刻影響着這家公司的數千位員工。
 
何巧女是中國女企業家中的傳奇人物,她和董明珠,被業界稱為“商業雙姝”,分別代表“造中國”和“中國造”,她們不服輸的樣子,像極了商界女戰士。
 
但在今年8月,一切變得不一樣了。
 
根據東方園林8月5日發佈的公吿,何巧女、唐凱夫婦轉讓5%的股權,並將16.8%公司股份對應的表決權無條件、不可撤銷地委託給朝匯鑫。朝匯鑫是朝陽國資委旗下全資子公司。這意味着,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後,何巧女失去了東方園林的控制權,東方園林成為朝陽國資委中心下屬的公司。

 


東方園林的債務危機


何巧女交出公司控制權,源於東方園林債務危機爆發。有業內人士指出,“何巧女所推行的激進PPP戰略是所有事件的根源和導火索。PPP項目,是指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業務,政府立項,再交由社會資本運作及獲取相關利益。

 

東方園林自2009年上市,一直是有名的“白馬股”,是當時中國園林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全球景觀行業市值最高的公司,市值最高點曾達到600億。

 

2014年底,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發文鼓勵推行PPP模式,東方園林成為最早參與PPP項目落地的民營企業之一。當PPP模式出現井噴,東方園林的營收也迎來爆發性增長。從2014年到2018年,東方園林的營收分別為46.8億元、53.79億元、85.63億元、152.04億元、132.93億元。

 

PPP模式的好處是週期短,國家政策監管少,“小錢生大錢”的利益產出巨大。但PPP模式前期需要鉅額墊付,極其考驗企業的融資能力。


這種資本運作模式,深得何巧女青睞。2017年,東方園林PPP中標項目累計投資金額達1434.51億元。2018年為1412億元,在當年民企PPP中標榜單中位居第二位。

 

東方園林對PPP項目的“大幹快上”,直接導致了負債率居高不下,從2014年到2018年,東方園林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56.22%、63.83%、60.68%、67.62%,69.33%。

 

一般來説,PPP項目從墊資到收回成本,需要將近1年半的時間,特別是在去槓桿的背景下,PPP項目像是吞噬資金的巨獸,使得東方園林現金迴流非常緩慢。

 

去年5月21日,東方園林決定發行企業債券,原本計劃發行10億元公司債券,實際僅發行了5000萬,被媒體稱作“史上最涼發債”,這是東方園林危機爆發的直接導火索。此後,東方園林停牌三個月,復牌後一字跌停。截至今日,東方園林總市值在140億左右徘徊,距離上市以來最高點600億,已經跌去了400多億。

 

停牌期間,何巧女開始四處找錢。一方面,何巧女、唐凱夫婦不斷提高股權質押比例,另一方面開始推進資產重組談判。

 

在去年9月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座談會上,坐在央行行長易綱對面,何巧女開場白説,“現在民營企業太難了,如果易行長給我批准一個銀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業於血泊之中,一個一個地救。”

 

何巧女説話語速極快,幾乎沒有停頓,話音剛落,現場一陣鬨笑。

 

之後何巧女確實爭取到了紓困資金,獲得了民生、興業、廣發、華夏等多家銀行超過60億元的銀行授信。

 

8月5日,東方園林的資產重組也塵埃落定。何巧女、唐凱夫婦將5%的股權,以及16.8%公司股份對應的表決權轉讓,最終等來了國資的馳援。

 

根據東方園林2019年上半年財報,東方園林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1.90億元,相比於去年同期64.63億元下滑66.10%,歸母淨虧損8.94億元,相比於去年同期淨利潤6.64億元,大幅下跌234.58%。

 

至今東方園林的債務危機沒有完全消除,“瘦身”仍在繼續。除了去年處置了超過4家子公司,註銷2家子公司,以及今年上半年處置了3家公司股權之外,東方園林待售資產中還包括電子城IT產業園的辦公樓,公允價值為5.94億元。

 


陷入“詐捐”風波


就在東方園林危機爆發半年前,何巧女曾在美國社交網站上“爆紅”。

 

美國脱口秀節目《艾倫秀》官方ins發佈了一條視頻:何巧女表態捐出15億美元,用於拯救瀕危動物。看到這個消息,美國網友都炸了,紛紛為何巧女點贊。

 

按照當天的匯率,15億美元相當於95億人民幣,超過何巧女當時個人身價的三分之一。

 

何巧女的慷慨感動了無數美國民眾,但沒有打動中國民眾,甚至激怒了被東方園林欠薪的員工。何巧女的爭議,來自她豪捐的背後,她的企業卻深陷高負債危機。

 

危機爆發後,社交網站上突然出現了向東方園林公開討薪的人羣。網友“黑黑黑黑黑格爾”在微博上向何巧女隔空喊話,“希望您像愛護美國野生動物一樣愛護您的員工!”並要求補償其從2018年12月份到2019年4月份工資。

 

做慈善,何巧女説這是她從小在心底埋下的種子,她小時候家裏很窮,一大家人擠在一個30平米的小房子裏,10歲之前都沒穿過涼鞋,房子旁邊就是豬圈。“我小時候的理想就是,等我富裕了,我一定要幫助大家。”

 

隨着東方園林高速發展,何巧女的慈善腳步也加快了。

 

東方園林上市後,首次公開募股就募來了8億,銀行授權也從1000多萬提高到20億。資金瓶頸被打破。不到一年時間,資金彈藥充足的東方園林斬獲超過50億元訂單。在連續利好的消息刺激下,股價一度高達229元,取代貴州茅台,成為前所未有的兩市第一高價股。

 

2012年,何巧女成立了“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以“保護地球、保護大自然”為使命,立志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大自然保護基金會之一。

 

2015年胡潤百富榜中,何巧女以身家190億位列中國女富豪榜第9位,但在當年的慈善榜單中,何巧女排名第一,成為當年“中國女首善”。據説她當年的捐款數額,是王健林捐款數額的8倍,是馬雲的13倍。

 

為了學習慈善管理經驗,她還專程找比爾·蓋茨取經,去哈佛大學還進修了相關專業。一週6天的工作日,何巧女必須會抽出一天時間來做公益。

 

比爾·蓋茨與何巧女一同喝咖啡時對她説,“世界上有一些事情是政治家可以解決的,有一些事情是企業家可以解決的,還有一些事情只有慈善家才可以做好。當政治家、企業家和慈善家都共同努力的時候,才能讓世界更美好。”何巧女深以為然,回國後便和比爾·蓋茨,以及另外三位企業家共同捐贈設立中國慈善公益學院。

 

由於近日東方園林實際控股人變更,何巧女超過180億承諾捐贈如何落地,再度引發熱議。何巧女因承諾捐款7630萬股(價值29.27億元)給巧女基金會而獲得“中國女首善”,根據公益基金會年報顯示,何巧女累計捐贈約3.37億元,還有25億還有落實。

 

除此之外,何巧女多次捐款都出現模糊狀態,捐款形式、期限、接受對象都沒有明確。“雷聲大,雨點小”何巧女又得了一個“詐捐”的名聲。

 

按照2018年福布斯富豪榜,受股權質押等因素影響,何巧女、唐凱夫婦的財富為89億元,比前一年的225億元縮水了60%。

 

慈善法對“諾而不捐”雖有所規定,但實際監督效用有限。有基金會祕書長總結,一個項目如果沒有明確捐贈對象、捐款時間以及接受捐贈的公益組織,“通常都不可信。”①

 


何巧女的時代烙印


細數過往,何巧女許下的諾言,誇下的海口,大膽的冒進,都帶有鮮明的時代烙印。她順應改革開放的浪潮,抓住了隱藏在時代背後的機會,曾將無數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一位北京林業大學的畢業生,向“商業人物”回憶當年何巧女回母校演講的情景。她用了一個特別的詞,“童真”。她記得,當年40多歲的何巧女,扎着兩個小辮子,講話非常有感染力,“感覺是很有追求的人”。

 

何巧女出生於一個普通農家,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何巧女父親開始搗騰花木種植,隨着花木盆景市場的繁榮還致了富,這是何巧女最初認識到“植物的能量”。1984年高考,何巧女考入了北京林業大學園林系,畢業後進入杭州園林局工作。

 

本來這是一個順理成章的選擇。幾個月後,何巧女卻辭職了。她打算考託福,出國留學。結果出國機會落空了,還丟了工作。但時代給了她改變命運的好機會。

 

1990年北京辦亞運會,作為中國盆景協會協會會員,何巧女的父親受邀參加盆景展銷,何巧女也來幫忙。因為外語好,還懂園藝,她成為專門向外國人推銷的金牌銷售。眼看着幾百塊錢的盆景,外國人一盆一盆地買。

 

後來,何巧女就到母校租下了温室花房,南下廣州買進苗木,租售給高檔的酒店和寫字樓。1992年東方園林正式成立,何巧女僅靠賣花和盆景,到當年年底,就賺到了人生第一個100萬。

 

90年代初期,房地產行業方興未艾,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何巧女總覺得樓盤缺乏勃勃生機的“綠”,又將業務拓展到室外綠化景觀。

 

她開始奔波於北京樓盤之間,毛遂自薦。北京御園別墅項目負責人第一個被打動。當年御園別墅一開盤,還引起了北京城不小的轟動。何巧女團隊打造的綠化景觀,也成了一大賣點。開盤當天,還有記者專門採訪何巧女,她激動地將對園林藝術的理解講了個遍。

 

御園別墅曾一躍成為北京最高檔的別墅樓盤,何巧女的東方園林也打出了名氣。她回憶那段經歷,“1995、1996年那個時候,幾乎全北京的外銷樓盤園林都是我們做的。

 

趁着全國各地房地產發展的熱度,何巧女帶領東方園林,在各個城市迅猛擴張,“我們每到一個城市,就一定把當地最著名的三個樓盤拿到手。”

 

在當時,園林行業存在一些沒有被説破的行業規則,比如國有園林公司承接市政園林項目,民營園林企業只能做地產園林,涇渭分明,互不干擾。但在2006年,東方園林打破了國有園林公司與民營園林公司的邊界。

 

這一年,東方園林贏得了一系列頂級市政訂單,北京T3航站樓、北京通州運河文化廣場、順義奧林匹克水上公司、北京奧林匹克公園景觀大道等項目。

 

奧林匹克的景觀大道沿北京中軸線鋪開,按照當時設計,兩旁的景觀樹木規定用直徑15釐米的小樹。但何巧女反對,找到負責人,提議要換直徑25釐米的大樹。奧運工程需要層層審批,改動談何容易。

 

最後何巧女提議説,“我給你用大樹,只收你小樹的錢,你就別上報了。”她還簽下了保證書,工程竣工後,所有人看到景觀的效果,對何巧女都欽佩不已。

 

奧運綠化景觀是最有説服力的廣吿,自此何巧女在市政園林領域聲名鵲起。2007年,東方園林淨利潤4000萬,2008年,淨利潤增長至6000萬。2009年,東方園林成功上市。

 

過往27年,何巧女與東方園林深深捆綁。何巧女的自信皆來自她對每次機會的成功把握,公開演講時她説,“只要正確認識自己,一定會擁有強大的人生。”如今,何巧女的“花房精神”還在影響這家公司,只可惜她現在已經無法掌控這家公司了。 

注:

①《明星企業家“諾而不捐”,能追討嗎?》,作者:劉怡仙,《南方週末》

微信改版了,之前點贊是點,現在是點右下角的“在看”,希望各位朋友看完後點“在看”,以示鼓勵,堅持是一種信仰,專注是一種態度。


喜歡本文的親們,

請在頁尾留言,點在看,轉發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