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第一天,十多位初三學生家長要求學校給孩子留級,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2019-09-10 18:02:01


昨天,開學第一天,朋友圈裏滿屏都是家長們高高興興送孩子上學的場景。

然而,杭州師範大學附屬醫院黨委書記、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聯合門診心理學博士駱宏,卻在朋友圈轉發了這樣一條內容:“一箇中學教導主任的疑慮:報到第一天,有十幾位初三學生的家長拿着醫院開具的抑鬱症診斷證明,要求學校給孩子留級。得抑鬱症的人真有那麼多嗎?有沒有科學的判斷標準?診斷證明的真實性如何?家長的動機是什麼?”

杭州的學校情況如何?青少年抑鬱症問題真這麼嚴重嗎?抱着同樣的疑問,快報記者分別採訪了心理學專家駱宏博士、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情感障礙科主任譚忠林、精神疾病早期干預科副主任醫師王奕權以及杭城公辦學校的心理老師。 


青少年出現抑鬱狀態的情況
越來越普遍
精神科門診不乏有家長
給孩子開抑鬱症診斷證明


“這所學校雖然不在杭州,但事情是真實存在的,事實上,青少年出現抑鬱狀態的情況越來越普遍,應該引起家長、學校乃至全社會的重視。”駱宏呼籲。

從過去門診偶爾遇到青少年抑鬱症患者,到現在成為普遍現象,在駱宏看來,青少年抑鬱狀態越來越高發,原因是多方面的。“隨着社會發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孩子抗挫折的能力和耐力在下降,他們似乎感受不到學習的樂趣和意義。此外,學校的教育機制、父母的觀念、孩子自身的心理素質等問題,也成為危險誘因。”

昨天下午,駱宏博士的專家門診就來了這樣一對母女。女孩小玲(化名),開學就是名初三學生了,開學第一天,小玲一會説身體不舒服,一會把自己關在屋子裏,任憑父母怎麼勸説,就是不肯去上學。


鑑於之前小玲就出現過焦慮抑鬱的情緒狀態,小玲媽媽實在沒辦法,在老師的建議下,好説歹説把小玲“哄”到醫院,尋求駱宏博士的幫助,並提出能否給孩子開張抑鬱症的診斷證明,讓孩子休學一年,留個級。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交流,駱宏沒有馬上給小玲開診斷證明,而是跟小玲媽媽溝通,繼續帶孩子來門診就診。


“孩子第一次到我的門診來,只跟孩子接觸半個小時,我不會輕易下結論。通常情況下,如果經過三次以上的門診治療,通過和孩子接觸,發現確實符合抑鬱症的情況,我才會開具診斷證明。”駱宏表示。


開學前一個星期
新初三女生吃不下睡不着
抑鬱情緒復發


臨近開學,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情感障礙科主任譚忠林博士的抑鬱症門診,迎來了18歲以下(含18歲)的青少年患者就診小高峯。

昨天上午半天門診,因為抑鬱狀態來就診的25個患者中,青少年患者佔了6位。和三年前同時間段門診相比較,數字翻了一倍。

譚主任説,從青少年患者的病情來説,假期是他們情緒相對平穩的時段,一些患者服藥的劑量也會減少。但臨近開學,或者考試前後,情緒問題就會比較明顯

上個星期,新初三女生娜娜(化名),在家人的陪同下找到譚主任。
娜娜從小成績不錯,小時候聰明活潑開朗,是家長的驕傲,父母對她也關愛有加。但自從初二娜娜來了生理週期以後,就開始出現情緒波動。經常失眠睡不着、抑鬱焦慮、鬱鬱寡歡。這期間,家人帶娜娜看了專業醫生,一直在治療,情緒控制得還算穩定,偶爾會請假在家,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學校的。

轉眼開學就要讀初三了,開學前一個星期,娜娜開始失眠。父母一提到開學她就緊張,晚上做夢老夢到完不成作業,考試沒考好,成績不理想,經常在睡夢中哭醒。

她的情緒變得暴躁易怒,父母一句話惹得她不開心,她立馬翻臉。用她父母的話説,就像是一隻暴怒的老虎,誰都惹不得。


在診室裏,娜娜也表現得情緒低落,一旁的父母小心翼翼看着她的臉色説話。

考慮到娜娜的年齡,經過一些心理評估和抑鬱診斷評分,她被診斷為混合型焦慮抑鬱障礙,其中抑鬱的表現非常突出。

目前,娜娜開始接受家庭治療,娜娜的父母也在治療師的建議下,做一些調整、適應和改變。

對於娜娜出現的情緒問題,譚主任分析,主要跟她的內分泌,以及處於青春期有關。“抑鬱症的發生包括內因和外因。內因可能跟基因、內分泌、生理週期都有關係。外因則跟生活事件的刺激、學校環境以及成長環境等因素相關。”


有抑鬱情緒的孩子
越來越低齡化
不少小學高段家長來電諮詢


杭州市中小學生心理熱線(87025885,諧音是“幫心靈愛我幫幫我”的意思)開辦30年,每週一到週五,全市有近30位專職心理教師輪流接聽熱線。其中一位馮老師説,從她接熱線的情況看,小學高段的孩子,有抑鬱情緒的越來越多了。

記者採訪幾位初高中的心理老師,大家的感受和馮老師一致:有抑鬱情緒的孩子在增加,而且低齡化越來越明顯。

馮老師説:“前段時間,有個五年級家長打電話來,開始是請教孩子學習拖拉怎麼辦。後來説明,孩子不肯上學,躲在家裏,厭學,情緒差。這個孩子就是有抑鬱情緒的。有時候感覺厭學和抑鬱好像一對孿生兄弟,總是形影不離。不過,也有因為早戀問題等引起。

一所公辦初中的心理老師吳老師説,每年學校都進行心理普查,全校五六百人,大約15個孩子有抑鬱情緒。

“有個小姑娘曾和我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想用小刀割自己。情緒控制是不少人的難題。”吳老師説,情緒控制是需要訓練的,就像游泳一樣,即使知道方法,也不代表一定會遊。就算掌握了情緒控制的方法,還要經過不斷訓練,才能更好。


學會情緒控制外,馮老師建議走進大自然,好好運動,把精力消耗在運動上。她認識一個初二女生,很要強,成績忽上忽下後,有了情緒問題,開始吃藥,後休學一年。

“後來,爸爸帶着她,去旅遊,報了各種體育運動的班。一年裏,都在鍛鍊身體,旅遊放鬆,學習攝影,接觸大自然。生活很有樂趣,不再是單一的。後來,孩子情緒慢慢正常了,重回校園。


學業壓力是其中一個誘因
家庭低表達的情感輸出
會造成青少年情感缺失


吳老師説:“一提及情緒問題,家長和社會會認為是學習壓力過大,但其實,學業壓力只是情緒問題無數誘因中的一個。很多時候,家庭因素更重要。”

舉個例子,一座沒有造得很堅固的房子,如果一輩子沒有遇到十級颱風,那麼安穩度過;如果遇到了颱風,很可能就塌了。

“造房子是個比方,是指在孩子6歲以前、青春期等敏感期,父母對孩子的關愛,帶給孩子的安全感等,以及孩子整個內心世界的構建。小時候學走路摔跤,孩子哭了,家長説沒事,鼓勵他自己站起來,那麼他就會明白,摔一下沒關係;如果家長一臉厭惡,説怎麼又摔跤,帶給孩子的感受就不太好了。從小到大,所有的事件都在影響着內心世界的構建,這也是一個人人格的形成。

一所高中的心理老師王老師就曾碰到過一個高一男生,初二時在醫院確診了抑鬱症,後來還休學一年。王老師説,這個孩子抑鬱的原因不是學習壓力,而是父母關係不好。不過,得知孩子的問題後,父母都很關注,一起幫助孩子。在醫院積極治療,平時在學校常諮詢,最終情緒狀態穩定,高考後進了一所985高校。

吳老師説,很多孩子有了情緒問題,但家長卻不承認,覺得孩子不開心,過幾天就好了。“其實,不少孩子需要看醫生做專業治療。心理教育的路,還有很長一段要走。”

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精神疾病早期干預科副主任醫師王奕權也認同吳老師的説法。王奕權説,很多時候,家庭低表達的情感輸出,會造成青少年情感脆弱缺失,壓抑的情緒無法及時交流及時釋放,久而久之,導致抑鬱情緒的產生。


家長不要盲目給孩子辦休學
要給孩子更多解決問題的
思路和空間


作為青少年心理健康早期干預專家,王奕權每天都會接觸一些有情緒問題的青少年患者,同樣也會碰到為此來給孩子開診斷證明準備休學的家長。

對此,王奕權提出了自己的見解。“休學是萬不得已的選擇。家長應該給有困難的孩子更多解決問題的思路和空間。

王奕權説,很多家長只顧頭不顧尾,孩子出現情緒問題後,急着辦休學,往往沒有意識到,接下去的問題會更復雜。“比如孩子比同齡人低了一年級,要重新適應新的環境,有新的同學要打交道,他能不能適應這種落差?這些都是家長要深思熟慮的問題。沒有把問題系統考慮清楚之前,不要輕易替孩子做出決定。”

“當然,如果孩子確診抑鬱症,情況比較嚴重的,我們也會建議孩子休學緩緩,尋求專業醫生的幫助,在醫生的指導下好好治療,情況好轉後再重新返校。




▼往期精彩▼

熟睡中的她一半身體被燒傷 兩進ICU搶回性命 但撤下呼吸機那一刻她對醫生説:“別治了!”

這家醫院內分泌科最近患者扎堆,個個痛得齜牙咧嘴,醫生説大多都是“作”出來的

兩條腿上的毛越長越黑,原來他最近常吃這個……

22歲小夥和女朋友吵架,賭氣服下200顆褪黑素,還吞了一條金項鍊!結果......

90後也開始頻頻掉牙了!28歲姑娘上半口牙全部拔除鑲了假牙,原因跟刷牙有關


記者 金晶 首席記者 張娜

 通訊員 馮曉 李彬

編輯  潘雷



健康的你一定會點“在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