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28年,負債30億,49億資金無法收回!中國“鞋王”宣佈破產!

2019-09-05 23:29:19

茫茫人海中,為防大家走失,請大家

點擊上方 “創業財經匯 ”  → 點右上角“...” → 點選“設為星標  ”

為創業財經匯加上星標,就再也不會迷路啦!


提示:親們,有什麼觀點和看法,歡迎在末尾評論區留言,參與是一種美德,表達是一種進步。很多讀者都養了成點讚的習慣,如果寫得好,望大家閲讀後,在右下邊“在看”處點個贊,以示鼓勵!



在被香港聯交所宣佈取消上市地位後,昔日的中國鞋王富貴鳥(01819,HK)難逃破產命運。


8月26日晚間,昔日“鞋王”富貴鳥發佈公吿稱,重整遭法院駁回,被宣吿破產。 



同日,富貴鳥正式退市。


據悉,這家1995年開始生產男鞋,1998年-2012年期間獲“首屆中國鞋王”“中國真皮鞋王”“中國馳名商標”等眾多獎項的老牌鞋業巨頭,於2013年在香港上市,當年營業額更是近30個億。可在上市至今的6年時間裏,一半時間都在停牌。


而最新的公吿顯示,富貴鳥目前債權總額30.82億元,債權人349 家。


一代“鞋王”落寞
富貴鳥被取消上市地位
 
8月12日,富貴鳥發佈公吿稱,2019年8月9日,聯交所向公司發出函件,吿知公司股份的最後上市日期將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將於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時起取消。公司現正尋求法律意見並可能根據上市規則第2B章就取消上市地位決定提交上市覆核委員會作進一步及最終覆核。


 
此前,富貴鳥已發佈公吿表示,由於股份暫停買賣,並且有尚未償還債務,影響業務經營,公司正在破產重整,根據破產重整的進度安排復牌計劃。


重整草案兩度被否


2018年7月26日,泉州中院根據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請,裁定受理富貴鳥重整一案,並指定富貴鳥清算組擔任管理人。2019年7月26日,管理人向法院提交《申請書》,稱雖然普通債權組經兩次表決均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但該草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八十七條規定的申請法院裁定批准的情形,故請求法院裁定批准富貴鳥股份重整計劃草案。


2019年4月25日,管理人提交重整計劃草案。本案先後兩次以書面方式召開債權人會議對重整計劃草案進行表決,投票截至日分別為2019年5月24日與2019年7月21日。


重整計劃規定的重整方式如下:由重整投資人整體承接富貴鳥股份全部資產、營業事務、部分債務、全體職工,重整投資人提供的對價用於支付破產費用、共益債務及清償各類債權。在重整計劃草案中不進行出資人權益調整,不涉及對富貴鳥股份的股東所持股份的調整或處理。重整計劃執行完畢後,富貴鳥股份的主體資格存續,由股東另行處理。


記者注意到,重整計劃草案第一稿主要內容為:重整投資人出資2.25億元(其中1.65億元為現金,6000萬元為購物券),此方案下,職工債權、税款債權不作調整,清償率為100%;普通債權的清償率約為2.7%,其中現金部分約為1.1%,購物券部分約為1.6%。同時採取差別清償的方式,20萬元以下的部分清償率為20%,現金部分仍為1.1%,購物券部分為18.9%。


同意重整草案的債權人有137家,佔到會有表決權債權人人數的39.48%,代表的債權金額為2.13億元,佔有表決權普通債權總額的6.92%。


重整計劃草案第二稿主要內容為:重整模式基本不變,清償方式變更為全部現金清償。重整投資人支付的對價視債權人選擇不同清償期限而定。若債權人全部選擇六個月清償期限的,則重整投資人支付對價為2.28億元;若債權人全部選擇二年清償期限的,重整投資人支付對價在2.28億元至2.4億元之間。


重整草案第二稿同樣沒有獲得債權人通過。


泉州中院表示,富貴鳥重整計劃草案經兩次表決,均未獲得通過,且同意票債權人代表的債權額比例偏低,故法院對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計劃草案不予批准。裁定駁回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關於批准重整計劃草案的申請並終止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宣吿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破產。


創業28年,4萬元起家,曾請陸毅代言

富貴鳥堪稱典型的家族企業。
1984年,富貴鳥創始人林和平拿着僅有的4萬塊錢,跟19個堂兄弟一起創立了石獅市旅遊紀念品廠,也就是富貴鳥集團的前身。


到了1989年,因為管理、分工、經營上的種種矛盾,部分堂兄弟沒能堅持,廠裏只剩下了林和平、林和獅、林榮河和林國強這四個人。


正是這一年,為了衝一把,留下的四個股東重組了公司董事會,把公司的經營戰略轉向真皮休閒鞋,並註冊了“富貴鳥”商標。


這一轉還真轉出了好運。因為接到了出口前蘇聯的一萬多雙鞋子訂單,結果這個小廠第一年就實現“開門紅”。


1991年,石獅旅遊紀念品廠正式更名為石獅市福林鞋業有限公司,第二年,富貴鳥集團成立
1998年至2012年期間,公司的皮鞋產品多次榮獲“中國真皮鞋王”、“中國馳名商標”以及“最具市場競爭力品牌”等多項稱號及獎項。
 
這個時期,富貴鳥還請了中國國家隊女排主教練陳忠和、明星陸毅作為品牌代言人,更加擴大了知名度。



2012年,憑藉擁有2000餘家品牌專賣店,公司一躍成為全中國第三大品牌商務休閒鞋產品製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產品製造商。


到了2013年12月,憑藉不俗的業績,富貴鳥又成功登陸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


2013年富貴鳥赴港上市。財務數據顯示,2011年至2014年,富貴鳥營收分別達20.37億元、23.83億元、29.19億元、29.44億元,淨利潤也呈逐年增長態勢。


此後企業淨利潤開始滑坡,到2017年上半年甚至出現虧損。此後,富貴鳥就沒再披露過財報,投資者對這家企業的經營狀況更是一無所知。



富貴鳥做錯了什麼?


記者調查發現,富貴鳥2013年赴港上市,2015年淨利3.92億元,同比減少13.09%;2016年富貴鳥淨利潤減少約59.16%,至1.63億元。


也就是説,如今庫存所佔用資金是2016年利潤的1.84倍。

正是為了改善業績,富貴鳥不斷嘗試轉型和多元化發展。曾經進軍童鞋童服市場無果而終,之後便轉投金融、房地產、礦業,都以失敗吿終。


主業收入持續下滑,庫存高企佔用巨大資金,副業投資失敗導致鉅額債務,三者疊加致使一代男鞋之王富貴鳥從此不再富貴。


另外,分析人士認為,這背後除了與當時鞋業大環境不景氣有關之外,富貴鳥盲目走上並不熟悉的金融領域,也是主要因素。


據瞭解,2015年5月初,富貴鳥以1000萬美元戰略投資深圳中融資本投資有限公司旗下的線上P2P平台共贏社。同年10月,富貴鳥入股叮咚錢包,成為後者大股東。除此之外,富貴鳥還有一家小額貸款公司——石獅市富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8月24日晚,《央視財經評論》對此作出分析。


節目嘉賓認為,富貴鳥:


1.富貴鳥的經歷當中一個最大的錯誤,就是把資產泡沫當機會並投身其中,等泡沫退去就會發現已身無一物,它投P2P企業的時候,可能覺得收益比較高,實際上是非常盲目的。


2.富貴鳥成在堅守本分,敗在不守本分。


央視財經評論員 劉戈表示,改革開放初期有很多企業做鞋,包括富貴鳥在內,有一些企業是最早有品牌意識,有質量意識的,在很多企業還在粗製濫造走量的時候,他們就脱穎而出了,這就是堅守本分,因為把產品做好就是本分;但慢慢地一些企業開始走上另一條路,比如説上市了,訴求就多了。


我查了一下,富貴鳥的法人代表同時也是25家企業的法人代表,福建石獅法院有關金融合同違約的案子,富貴鳥股份和富貴鳥礦業,在五六十項合同糾紛裏是共同的被執行人,這不能叫多元發展了,而是過多過濫。那些他們根本不瞭解,也不擅長的領域,一旦出現環境鉅變,就會重創他們自身。


財經評論員萬喆在央視財經欄目上指出:這個情況不只是富貴鳥有,鞋業,服裝、時尚類企業很多都有過類似經歷,連寶潔這種企業2008年也曾多領域大舉擴張。有過這種選擇的企業,後來都可能面臨極大困境。


萬喆表示,雖然有申訴和複核的機會,但港交所關於退市有嚴格的規定,停牌時間過長、股票交易量達不到一定量,都可能觸發。另外,富貴鳥前後發了三隻債券,目前大家普遍認為,基本上算是實質性違約。並且它還有很多關聯性的擔保,以及一些資金的拆借。這樣的話,資金鍊非常緊張,後續翻盤的機會應該説極小。


在這場退市風波中,富貴鳥的終端市場也一片凋零。


有媒體走訪富貴鳥專賣店發現,店內的商品基本都在打折促銷,5折到8折不等,即便在如此低的折扣下,店內的客人也寥寥無幾。此外,店內商品的大多款式都非當季新款,很難吸引消費者。


負債超30億元
 
業績連年下滑,甚至出現淨虧損,富貴鳥不得已開始向外借債。但富貴鳥的信用等級已一路由AA下調到CC。CC級表示“在破產或重組時可獲得保護較小,基本不能保證償還債務”。



但富貴鳥經營每況愈下,讓其債券價格一度雪崩,去年3月1日,14富貴鳥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和6日又分別下探12.53%和34.76%。僅僅四個交易日,該只100元票面價值的產品從每單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計跌幅,一舉創造出中國資本市場史上最低價公司債產品紀錄。


一大批公募基金,券商等機構投資者因債券暴跌而踩雷!
 
截至目前,上述三隻債券,其中16富貴01以及14富貴鳥兩隻債券都已實質違約。
 
而8月26日,富貴鳥的最新公吿顯示,富貴鳥目前債權總額30.82億元,債權人349 家。



  
創始人子女放棄繼承財產
 
曾經的一代鞋王,走到了如今這一步,令人唏噓。
 
對於富貴鳥的幾位創始人來説,曾經還想着希望子女能夠繼承家業。林和平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雖然不會刻意要求子女從事鞋業,但是也希望林家有子女能夠接班”。但從現實來看,子女為了避免繼承龐大的債務,對家族財產的繼承早已避而遠之。
 
2017年6月,富貴鳥的聯合創始人林國強意外去世。當年12月,林國強的子女更是當庭宣佈放棄繼承父親所有財產,轟動商界。據悉,林國強在富貴鳥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擔保人,涉及金額高達2.9億元。而銀行提出訴訟請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在繼承遺產範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49億資金可能無法收回



據中新經緯客户端此前報道,即使富貴鳥最終退市,公司依然面臨着鉅額的債務壓力。


2014年-2016年,富貴鳥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9.56%、45.18%、56.78%。


2018年2月,作為債權受託管理人的國泰君安發佈公吿稱,富貴鳥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額違規對外擔保事項及資金拆借事項,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貴鳥資金拆借金額合計至少42.29億元;發行人至少存在49.09億元資產金額可能無法收回。截至2017年12月31日,發行人可動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動資金不足1億元。



此外,在某投訴平台上,叮咚錢包的投訴量已經達到540條,大多投訴者均表示自己投入的金錢無法提現,出現逾期,要求叮咚錢包還錢。截至目前,540條的投訴沒有一條獲得叮咚錢包的回覆與處理。


來源:21財聞匯綜合央視財經、每日經濟新聞、中新經緯、中國基金報(chinafundnews) 等


微信改版了,之前點贊是點,現在是點右下角的“在看”,希望各位朋友看完後點“在看”,以示鼓勵,堅持是一種信仰,專注是一種態度。


喜歡本文的親們,

請在頁尾留言,點在看,轉發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