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见!

方不见和你讲个故事2019-09-05 15:09:37



汽车缓缓行驶在高架桥上,可以望见远处城市星星点点的灯光,月亮在云间穿梭,风从半开的车窗里灌进来,公路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仿佛一片漆黑的海。这些年说过太多再见,笑着的,哭着的,看飞机起起落落,看高铁穿梭来往,那些说再见的人,像到终点站的乘客,就那么匆匆消失在人海里。


汽车越开越远,眼前的灯光渐渐暗淡下去,我问阿威,去哪?


阿威说,管他妈去哪,我受够了,我要去远方。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阿威,嘴里反复咀嚼着阿威的话,管他妈去哪!


我也不知道去哪,活了这么多年,连该去哪都不知道,忽然间感觉有点可笑,就兀自傻笑起来。


阿威侧脸看着我说,喂,你特么的笑什么。


我说,你开车开车,去天涯海角我都陪你,真受够了这狗屁的生活,去吧走吧,开快一点,最好把夜晚撞出一个洞来。



我可能是乌鸦嘴,汽车在国道上忽然熄火了,阿威架起引擎盖鼓捣了半天,灰头土脸地说,他妈的,这破车。然后打开双闪,放好三脚架,接着去后备箱搬了一箱啤酒出来看着我说,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了,喝醉了就去车上休息,明早我叫拖车。


我无所谓,和阿威用牙齿咬开瓶盖就喝,阿威是个35岁还没有结婚的男人,我是个30岁还没有结婚的男人,我们两酒瓶碰酒瓶,敞开肚子喝,阿威35岁,喜欢看偶像剧,也看小说,常常一个人看小说看到哭,我们轮流开车,他会刷刷抖音,刷到那些煽情的句子他会悄悄抹眼泪。


我有些时候会骂他,你娘的,你前世林黛玉吗,我真是服了你了。


阿威说,你不懂,你没有爱过,你不知道失去一个人有多么痛苦。


啤酒胀肚子,喝多了就要小便,我跑到旁边的护栏前小便,回来的时候坐到车子的引擎盖上,阿威直接爬到车顶躺下来,周边是一望无际的群山,漫天的星光璀璨,来来往往的车辆按了一阵喇叭然后疾驰而去。


我和阿威说,我们这样不会被打劫吧,这前没村后没店的。


阿威没有讲话。


我就叫了一声阿威。


他翻了一个身,然后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我双手枕在脑袋下,就那么看着星空,我想起小时候家里没有空调,爸爸把床搬到院子里铺上竹席,我就那样睡过了一个个夏天,那时候的天空也如今夜一般,满是星空,那时候和身边的人说完再见,一觉醒来就可以再见,现在和身边的人说再见,可能却是再也不见。



第二天醒来,车子却能发动了,真是奇怪,阿威要开车,我说,不会酒驾吧。


阿威说都睡了一晚了,没事。


于是我们重新出发,到陌生的城市睡一晚,然后第二天继续出发,就这样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走,找个小酒吧喝一杯酒,找一个陌生人聊一聊天,在车上我累了,我说,阿威,这样走下去有什么意义?


阿威想了想说,谁知道呢?很多事情的意义上天不会现在吿诉你,会在生命的路上潜伏着,某一天忽然跳出来吓你一跳,原来今天的路,是明天惊喜的伏笔。


我说,你别特么扯淡了,下一个服务区停,我要上厕所。


后来,我才知道,那段时间阿威做了一件很傻很傻的事情,他把家里经营很好的咖啡厅转让了,那是他和小萍所有的心血。


小萍离开的时候和阿威讲,这家店所有的投资都是你出的钱,所以你不用给我补偿,你好好经营下去。


阿威很听话,小萍离开的时候越发认真地经营,很快成了当地游客必来打开的景点,有这样一家店,阿威本来可以一辈子不愁吃穿,但是那年他把店转让了,以一个低于市场的价钱,接手的老板开始的时候不敢接,以为阿威犯了什么事急着拿钱跑路。


阿威没有办法,只能实话相吿,他只是想把钱给小萍,因为小萍要结婚了,他知道那年的一句再见,是今生的再也不见,他曾经觉得时间很长,世间的路弯弯绕绕跌跌撞撞最终还会相遇,那个咖啡店只是他暂时帮小萍打理。


店卖了100万,他转给小萍70万,他和小萍说,知道你新买了房子,钱是他出的,那你出个装修钱吧,剩下的钱你留着,以后要是有什么委屈,手里有钱也不会太难熬。


小萍在电话里哭了,说他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在一切都没有办法挽回的时候才温柔,阿威挂掉电话就载上我往高速上走,那些规规矩矩的人,总会有一次不顾一切的疯狂,那些喜怒藏于心底的人,总会有一次山呼海啸的痛哭。



在那个汽车停在国道路边的夜里,半夜我看见阿威坐在车顶对着手机哭泣,他心里一定很痛很痛,不管我们预演了多少次离别,最后依旧会猝不及防,我静静地假装睡着,不想让阿威知道我发现了他的狼狈,曾经我也假装过坚强,总以为再见就算不是明天见,也一定能有机会说出“好久不见”四个字,可是时间不停地往前推,有些人越来越远,记忆却依旧鲜明,一想到一生不会再见,却也是深深地疼痛。


那次莫名其妙的旅行之后,阿威便消失了,有些人说他去追求梦想,学习油画,有些人说他回到老家娶了一个一生没有走出过农村的姑娘,还有些人更离谱说小萍离婚了,阿威又和小萍在一起了,不管哪种传言,我都不会惊讶,走遍千山万水,总喜欢最初的人,吃过天下美食,最留恋家常便饭,我希望阿威是最后一种结局,和小萍在一起。


2017年的时候回到家,去高中的校园看看,那些青涩的面孔让我恍若隔世,校门口的保安无精打采地坐在铁门前,放学的学生从校门口湧出来,他们彼此说着再见,我忽然间有种落泪的冲动,我多希望,成年人的每一句再见,也能像孩子一样,第二天就可以重逢。


也是那天我看见了我的老师,他曾经说我能成为一个作家,也许他是鼓励,但是我当真了,他见我笑了笑,要请我吃饭,我说还是我请吧,老师看着我,我说,当年谢谢你了。吃饭的时候,老师说起了阿威,说阿威真是一个让人感觉到遗憾的孩子,那时候我才发现,离开的这些年,阿威的境遇。


小萍的老公赌博,借了高利贷,家里被人泼猪血,钥匙孔被人用万能胶堵住,他们威胁要抓小萍去卖淫,但是不管多么艰难,阿威给的那70万小萍一分钱没动,后来小萍的老公大冬天被人吊挂在树上,几天的折磨人疯了。


阿威站在小萍面前的时候,小萍给了阿威一张存着,是那70万,小萍说,你不欠我的,这些钱我没有动,我也不会理财,所以我就放在银行存了死期,一年有几万块钱利息,希望能赶上贬值的速度。


阿威看着眼前憔悴的小萍说,用这钱把账还了,以后好好生活。


小萍说,这不用你管,你好好生活就好,你可以再开一个咖啡店,那是你的梦想。


阿威说,我的梦想是和你开咖啡店,后来你走了,我想着你还会回来的,所以我在咖啡店等你,听到你结婚的消息,我就明白你不会回来了,咖啡店也就开不下去了。


小萍只是背对着阿威笑了笑,她没有回头,有些人一旦走散就再也重逢不了了,小萍有两种选择,要么接受阿威,用阿威的钱还账然后重新生活,要么远走高飞把身后的烂事忘掉,小萍选择了离开,她不欠阿威的。


阿威快40岁了,有很多人上门提亲,但是他都没有答应,因为这一生爱过小萍,他逢人就说自己曾经结过婚,在小县城开了一家咖啡厅,那些20来岁的女孩子经常会去那里聚会,她们都说咖啡店的老板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在微信上问阿威为什么说自己结过婚,这一生真的不准备结婚了吗?


阿威讲,在一起六年再分手,和离婚有什么区别,虽然没有那两本本子证明,但心里小萍是他的妻子。


我说,你在等什么?


阿威说,不是等,是不知道往后的方向,所以就不管以后了。


阿威还是一个人,经营着咖啡厅,下雨的时候小城很安静,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灯红酒绿,青石板路蜿蜿蜒蜒,阿威喜欢撑着雨伞走到江边,看着烟雾蒙蒙的江面,夜晚的时候岸边会停着几艘渔船,橘黄色的灯火有一种“渔舟唱晚”的感觉。


我问阿威以后就这样一直下去吗,阿威说挺好的,在这座小城,总感觉有些人还会回来。



https://www.wxwenku.com/d/201305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