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不是短視頻

2019-09-05 11:06:16

1.今天抖音創作者大會,張楠的演講其實綿裏藏針,開場三大段含着對友商的迴應和揶揄,“對一些莫名其妙的傲慢與偏見,做了點回應”。這塊稍微讀一下就能發現。


2.抖音不是精品內容庫。抖音希望變成一個這個時代每個人手機上面的眼睛,能成為記錄一段歷史的產品,甚至在未來它能成為一個非常寶貴的影像資料庫。在15s到30s一分鐘後,抖音現在開放了15分鐘,抖音逐漸不能再用短視頻產品來定義了,短視頻只是它能不能對外表達自己的窗口。抖音是聚集了非常多的人的產品,這些人在抖音這個平台上用短視頻來詮釋自己。


100年後…那個時候抖音也許還在,也許已經消失了。但每個用户在抖音上留下的每個視頻,都會成為歷史的底本,最終彙集成人類文明的"視頻版百科全書"。我想,這也許就是抖音和短視頻存在的最大的意義。
抖音張楠


這裏既沒説是社交也沒説是媒體,短視頻只是記錄的載體,背後的大浪潮是內容的視頻化。


3.17年7月我發過一篇《快手不是短視頻》,當時抖音還沒起來,我是將快手與微博做對比的。


快手和微博,都是非常有中國特色的產品。微博的產品是抄自Twitter,但運營是完全中國式的堆人頭做重運營,對大V提供一對一服務。快手則是原創產品,但在運營上保持克制的風格更像硅谷公司,理念是“儘量不干擾用户”,放任產品自由生長,主張數據驅動。即便是坐擁千萬粉絲的第一網紅MC天佑,在被火山小視頻挖角之前,快手團隊也從來沒和他接觸過。


快手和微博對如何定義產品以及通過產品來表達什麼價值訴求的不同,帶來的是塑造產品結果的不同。


快手是 What are you doing,一個用來展示自我的地方:你在哪裏?在幹什麼?快手對自己的定位就是“專注普通人的生活,給普通人展示自己的舞台”。微博是 What's Happening,一個用來傳遞信息、分享新聞,吿訴你周圍的世界發生了什麼,激發你的好奇心併為你提供信息的渠道。


4.相較於快手發展初期創始人堅持的“儘量不干擾用户”,張楠是提倡要對產品做積極干預的。


不是所有內容都值得和應該被每一個人看見,要將壞的東西剔除掉。因為UGC有非常強的示範作用,尤其是在算法的助推下,運營要對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有判斷,那些不符合價值觀的就應該摁下去。


比如未成年媽媽這一個羣體是客觀存在的現象,但靠未成年媽媽這個身份吸引流量,引發其他未成年人模仿,是很不合適的。所以當時抖音就統一標準,限制這類內容上傳到抖音。


美好和真實並不衝突,真實是事實判斷,而美好是價值判斷,美好是抖音對產品和內容的價值主張。


5.程一笑説快手最重要的產品理念和方法論是普惠、簡單、不打擾。宿華也一直相信普惠,“相比文字圖片,短視頻形態更具普惠性,降低了信息交流分享的門檻,不用識字不用形成觀點,有智能手機就可以隨手拍,真正實現了全民參與的可能性。”


快手追求的是公平算法,讓更多人獲得曝光,宿華會在快手的算法框架裏引入基尼係數這個概念,這玩意可是國家用來平衡貧富差距的。


張楠這次也提出了個抖音版的普惠概念,叫“信息普惠”,要加速信息的更快流動和連接,跟字節跳動要在全球範圍內提供先進的移動互聯網信息分發服務的公司願景契合。“抖音其實是一個工具,它是一個幫助用户傳遞信息的工具。短視頻和抖音帶來的,是視頻創作、分發門檻的大幅度降低,是信息的更快流動和連接,是一種信息普惠的價值。


這個可能針對外面對抖音過度娛樂詬病的迴應,當然這個詬病是針對所有上規模的信息產品,不止頭條抖音快手,也包括Facebook和YouTube。今年騰訊研究院和阿里羅漢堂都表達了對信息流娛樂的擔心,這有些類似互聯網早年穀歌那個互聯網讓人類變得更淺薄嘛,只是今天從互聯網變成了推薦算法/短視頻/娛樂。一方面信息流的確讓人上癮沉迷,越刷越多/在產品裏呆足夠長的時間,但是另外一方面,它也的確讓不能聯網的人聯網,讓原來世界各地的人都接入一張網絡,同時大幅度刺激了這個每個人的信息接受量,理論上來説不管質量,只有接受更多信息量才有更多的進化可能性。


在短視頻這種低門檻表達的基礎上,快手講算法普惠,抖音講信息普惠。這其中有細微差別,深究下去可能就是這兩個產品的核心差異。


推薦是利器,關注是鈍器。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