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永玉:喝不喝酒是人和野獸最大的區別

2019-09-05 04:15:11


款識: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禪。釅茶三兩碗,意在钁頭邊。唐慧寂詩。黃永玉於萬荷堂。


越飲越清醒


對於酒,黃老更是説自己是個“不喝酒的酒徒”,他認為“酒是人類第二大快樂,它與人類共存亡,只要一天有人便一天有酒 ”,是個實打實的“擁酒派”,他自己愛酒卻不常飲酒,因為他酒量實在不高,但他欣賞酒鬼們的那種自得其樂的狀態。關於酒,黃老也是妙語連珠:


飲酒圖


酒是一種特殊的生活方式。它無孔不入。憂愁要它,歡樂也要它;孤獨要它,羣體也要它;天氣好了要它,風霜雨雪也要它;愛情要它,失戀也要它;誕生要它,死亡也要它;惡人要它,善人也要它;當官的要它,百姓更離不開它;有文化的要它,大老粗也愛它。 


沽酒圖

喝不喝酒是人和野獸最大的區別……我和大多數人都不喝酒,我們欣賞喝酒,與喝酒的人為友,我們這幫人佔全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二點四,是不喝酒的擁酒派,算不得是野獸派。 


不可不醉 不可太醉


酒,我很欣賞,可惜一口就醉。在酒朋友旁邊醺得面紅耳赤倒是常有的事。但是,我能體會得到“酒”是很妙的東西。 



獨樂


人生如酒、人生似茶,黃永玉的茶酒畫藴含的那份真性情,的確叫人印象深刻,很多人都喜歡黃老的繪畫、文字、生活中透露出的那份幽默與樂觀,而他的這種大風趣與天真,正是人生閲歷與滄桑的積累,是一種智慧與曠達的精神釋放!



1986年作 樂在其中


俗話説,飲酒可成仙,品茶可成道。酒,熱烈、香醇,是“精神之液,靈魂之飲”;茶,自然、恬淡,是“最温柔藴藉、最富詩意的飲品”。喝酒、飲茶是文人摯愛之雅事,在黃永玉作品中,我們也常常能看到很多茶、酒的影子,每每品味他的這些逸趣橫生的茶酒畫,就如喝茶品酒一般,大俗大雅,大徹大悟!


丙子(1996)年作 讀書品茶


飲茶是人生一大雅事,畫家黃永玉也喜歡喝茶,尤愛普洱。茶有禪意,茶禪一味,在茶人眼裏,月有情、山有情、風有情、雲有情,對茶的痴迷、對茶人的描繪,反映了這位已步入耋耄之年的老人,恬靜淡雅的文人情趣。


得茶


在黃永玉的茶畫中,我們總能看到一份偷着樂的情趣,畫中人往往因得茶這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而變得喜色難掩,也就是這份微不足道的趣味,叫人看了畫,也不禁愉悦起來。人生本就簡單,若你把大富大貴、飛黃騰達作為樂趣,那自然乏味,若你把所有的小事都當成樂趣,那自然其樂融融,輕鬆自在不少。這便是黃永玉畫中所謂的“歡喜有理”!



歡喜有理


細細想來,喝茶之事也不就和畫裏一般,是件並不高雅,反而有些俗,但能叫人樂在其中的人生小事兒!當你煮茶、品茶不再為茶葉、茶杯、壺、水、温度諸如此類的講究而盡心思琢磨時,僅憑心中的那份純粹的閒適淡雅,一片小小的樹葉,也足以叫人自得其樂。


好壺


一品佳茗,整個心沉浸在這抹大自然的芳香,所帶來的清朗潔淨之中,真是“偷得浮生閒半日,靜坐庭前細品茗。如塵俗事眼前過,唯留清風繞衣裙”吶!


好茶


煮茶圖



錄文:山裏人飲茶不講究用具隨意燒出就是上好的茶,城裏人飲茶什麼都要講究,其實什麼也不懂。


好茶圖


好茶圖


長按識別二維碼,一鍵加關注

本文編者微信公眾號“民國文藝”介紹:那是一個大時代,那是一個胡適、林語堂、沈從文、魯迅、齊白石、徐悲鴻、張愛玲、徐志摩、林徽因等羣星璀璨、大師輩出的時代!讓我們跟隨着大師的足跡,一起領略那個伴隨着清新壯闊的文藝復興的民國大時代吧!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