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口中的坏女孩,不过只是「别的女孩」。

iLady摩登圈2019-08-30 03:06:49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我们已经快听到耳朵起了茧了的话,相信你并不会陌生,可是当一个女孩被冠上“坏女孩”的称号,似乎就会挂钩更多不堪入耳的评价,比如“bitch”,又比如“你看她那个样子就不像什么好东西。”


曾经的“坏女孩”代表安吉丽娜·朱莉,在近段时间的一个采访中,诉说了一段自己的看法,她说:


“所谓的‘坏女孩’只是一群受够不公正和虐待的女性,她们拒绝遵守规则和指令,寻找更适合自己、家庭的生活方式。女人不应该放弃自己的声音和权利,哪怕面临死亡、监禁,或是被社群拒绝的风险。

 
所以“坏女孩”们,正如朱莉所说,我们只不过是那些不会随波逐流的人,我们知道潮水的方向,知道怎么样建立“好嫁风女孩”人设,知道取悦他人会获得什么。

只是我们不要,我们打不出“乖乖牌”。我们选择自我,我们只是别人眼中的

「别的女孩」。




这次张慢欲找来了4个「别的女孩」,请她们讲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之处。大家都有不被理解的地方,也有自己的烦恼,但却都义无反顾地选择保持自我的独立。

我之所以称她们的特立独行为独立,是因为我认为这种常人眼中的不寻常,就是一种思想独立的体现,而在当下,做到思想独立对于任何性别来说都并非易事。


Spike 女程序员
退休朋克

纹身、穿孔、剃头,
你觉得女孩不该做的外貌改造,
我都来了一遍。”



我常常会做出许多人都要左思右想才会去做的外貌改造行动,例如纹身,穿孔,剃头,蹦迪,每天化浓妆......当然,除了外貌上的改造,我不想结婚,也不喜欢孩子。

以前我有舌钉和唇钉,现在只剩一个20mm直径的扩耳和几个耳骨钉了。每一个人看到了都要问我疼不疼,为什么要这么做之类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出于好奇,还能友善沟通。


当然,也有不友善的把我当神经病的。比如昨天,一个新入职的男同事看到了,惊诧地问我“你的耳朵为什么要这样呀!这样好看吗我觉得也不好看呀!为什么要这样弄……我一句话没说,然后他就阴阳怪气地叫我大姐头,社会姐

以前还会生气,现在长大了不朋克了,因为和每个不懂尊重人的家伙计较的话,我可能会累死。


诸如此类违反了“社会乖女孩规则”的事情,我还做了很多,不代表我没有像大家一样想过,可是最终选择这样做,是因为:我喜欢。而且这件事,事实上来看,并不会影响到他人。 
 
至于我是如何在别人的负面评价里坚持自我的呢?就是坦诚地面对自己。


很多人对女孩都有刻板印象,抽烟喝酒烫头蹦迪就一定是以后“找老实人接盘”的类型,而安静内向朴素不打扮的就被迫成为没情趣的“品如式女孩”。这样去判断人可太没劲了。

我也试过不穿耳钉不纹身了,停止扩大耳洞,穿裙子化淡妆留长头发,但是我难受啊,那不是我。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我不喜欢,就像强迫不吃香菜的人硬吃一样。

我根本不在意我喜欢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如何,我也没有为了特立独行而表演,只要不伤害别人,我就是想做,做了会让我开心。如果这些人因为我对自己身体做的装饰有意见,那他们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都是第一次做人,为什么我委屈自己成全别人呢?


我会给动保组织买粮捐款,给躺在地下通道的流浪汉买饭,会默默帮助很多人和事,但是我也特别讨厌带着恶意针对我的人,遇到了一定会反击。这也能看出我的生活对其他人来说是不同维度的切片,每个人看到的都是一片。

我做不到也没必要让别人了解我的生活,就坦诚的面对自己,知道我的本心如何,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就够了。表面上展现出来的如何,纯粹是个人爱好和行事风格。所谓的“坏女孩”就是吃亏在做好事的善良那面没法写在脸上。


我希望大家都能理性一点看待别人,不要凭刻板印象和外表就去判断一个人,男孩女孩都能拥有表达或者不表达自己的自由和权利。归根到底两个词——尊重和自由。


目前唯一最困扰的,大概就是我妈了吧,有一次打了舌钉掩饰的很好,跟我妈视频的时候不小心哈哈大笑被发现了……被痛骂一顿,至今都觉得自己是个铁憨憨。



Kailey
健身教练

“对不起,不结婚。
啊,前面那句对不起删掉,
因为不用道歉。”



我不喜欢随波逐流,外表也不是大众审美的类型。我是不婚,丁克和女权自由主义者。


我遭受到的更多是语言上的攻击,很多人,包括我的家人,不理解我为什么不想结婚生孩子,觉得我就是因为太年轻没玩够,浪荡,思想不正常。跟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所有人都过正常人的生活结婚生孩子存钱买房买车,为什么你就要过不正常的生活?



不婚和丁克主义,是我一表达出来就总会收到震惊反应的主张。因为现代人对这两个主张的刻板印象非常深,觉得不婚主义就是反对婚姻制度,希望所有人都不要结婚,而丁克就觉得是讨厌小孩或者无法生育。可是事实并非如此,而我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也是有我的原因所在。

其实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形成这样的观念,家庭环境,社会环境,成长过程中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在影响着我,它们不断地粉碎我的三观又重新塑造。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观念,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


在面对质疑和评价的过程中,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坚定自己的信念,同时尽可能地去理解他人的想法。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不需要一样,互相尊重就可以了。


我觉得现在社会大多数人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和性别歧视挺严重的,太多的“不可以”。我希望在未来可以给女孩们更多自由的成长空间,拥有更多的权利和选择。



小豆
编导


“婚姻的发生,
是因为爱情会给自己锦上添花,
这不是幼稚,
也不是理想主义。”



关于我的与众不同的特质,我总结了一下,给自己数出了3点。1、保持独立,男女平等,拒绝大男子主义,甚至有一点偏向女权主义。2、不认为结婚生子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事。3、完全没有攒钱买房的想法。
 
在这3点中,第1点基本上都不被大多数男性认同——有些认同也只是表面上。其实这些不被理解的特质都是因为“不传统”,或者,“别人都结婚生子你凭什么特立独行”?



这种压力一部分来自家人,一部分来源于周围的闲言碎语。


我的女权倾向经常会被指责令人感觉太强势,男生不敢接近。女性在关系中确实常常需要心理上更多的爱护和关心,但是这不代表女性在关系中不能作为主导。而一段关系中,相互依赖有很多种方式,并不是用家庭、工作和钱财方面来体现的,所谓的“门当户对”不过是对原生家庭条件不匹配的质疑。如果两个人的三观不一致,再门当户对也只是凑合过日子罢了。我认为大部分男生并没有理解男女平等的真正含义。


如果真的男女平等,谁赚钱养家根本不是问题,认定那个人跟他一起努力就好了,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所以,我不觉得结婚的安全感来源于房子,而是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



年近30,催婚的越来越多,有时候索性会跟别人讲我不结婚。但是其实不代表我对婚姻不感兴趣,相反,我很渴望婚姻,并且觉得这是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所以结婚生子不应该由年龄而定,它不是一个人生必须要走的流程,而是你遇到了那个对的人自然而然发生的结果。


所以如果结婚,只是因为爱情。


但是这种想法常常被“大人们”理解为任性和不理智,幼稚和理想化,甚至有过一个远房亲戚直接指责我妈妈“你女儿这么大年纪还没嫁出去,你作为母亲是有责任的”!我非常生气,尽管他是长辈,但也无权干涉别人的家庭和人生,更没资格按照自己的标准指责别人。


 
也许跟原生家庭有关,我并不觉得任何人可以成为永远的依靠,只有自己的能力最可靠,把自己放在人生排行的第一位,其他多余的都是锦上添花。


我没有被定义过坏,但是会被认为是逃避婚姻和不负责任。偶尔也会被嘲笑有可能孤独终老。那又怎样呢?说我的人不能替我过我的一生,我自己的人生要怎么度过只有我自己说了算,是不是真的幸福快乐只有自己知道。如果自己真的选择了这种“任性”的方式,自己承担后果就好了。


NAMI
编辑


“衣服穿的低不低,
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人类的情欲,我认为它是人类身上一件非常美丽的事情,它会放大我们的感官,让我们激发出更多的灵感,将它掌控在手中,你会找到不同世界的妙不可言。


可是如果掌控不当,比如不正确的表达,就可以成为一种性骚扰或者Judge。就拿我喜欢穿比较低的衣服这件事来说吧——说真的,我的胸不大,穿得再低看着也是一马平川,但是这完全不影响给很多人带来冲击的效果。



记得有个女孩子跟我说过对我的第一印象,她说:“我第一次见你,看你穿领子到那的衣服,就觉得你挺那个的。”我就是礼貌的微笑回应,并不想为此解释了,“挺那个的”这个形容胜过千万个华丽丽的形容词了。


还有男生会将我发布穿了低领衣服的自拍这个行为,自动视作是一种性暗示行为。我怎么那么会性暗示,我自己都不知道,谜了。



我跟朋友去哪玩都是为了开心,发这些东西也是因为喜欢所以开心,我的开心你可以不懂,但是你的语言组织能力烂到让我真的感觉是性骚扰或是一种Judge,我不开心,希望你知道 。


有个男孩子送过我一首诗,我觉得是对情欲很好的表达,如果你再看见我穿低领衣服被惊到,并且那么想吿诉吿诉我,望您参考:

一顆痣因肉體的白
成為一座島
我想念
你衣服裡波光萬頃的海


看完了故事,张慢欲还有几个在征集素材的过程里,遇到的一些趣事想跟大家分享。

首先是有个男生用充满戏谑的语气说我:“天天在搞女权。

还有一个男生在我已经说明,这个“别的”指的是:身上的特质,无论是外貌性格还是习惯都可以,但他居然还是能问我:“这个说的是不是渣女?

我承认自己写过的很多东西中都多多少少有提到女性权利这件事,但是面对女权,请各位对女权这件事有误解的人们理解,我在这里想倡导的,绝对不是片面而狭隘的田园女权主义。


女权,不是一场孰强孰弱的比赛,这只是平等的呼吁,所有的女孩子们都在说的那句:“互相尊重。”就是最好的说明。

这些别的女孩,她们的美丽自信,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但我希望有一天因为平等,这份美丽,会被所有人欣赏到,或者仅仅是:理解。
 


编辑/张慢欲
设计/Dean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https://www.wxwenku.com/d/201257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