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文化蒙滿了灰塵,應該擦掉

2019-08-30 02:36:41

本週六下午,上海藝術電影聯盟“建國70”主題影展將在天山電影院-虹橋藝術中心旗艦店放映兩部由阿城小説改編、謝園主演的經典電影《孩子王》《棋王》。


阿城自1984年發表首部短篇小説《棋王》之後,開始寫作和編劇生涯,以“三王”系列最為有名——《棋王》《樹王》和《孩子王》。這三篇小説皆以文革為背景,結合他自身的生活經驗,講述知青下鄉,在偏遠地區安家落户的故事。



《孩子王》是“三王”中名氣最小的,但在國際上卻有極高聲譽,主要原因就是改編者是八十年代的中國先鋒電影文化旗手陳凱歌。


《孩子王》是陳凱歌執導的第三部作品,也是當時他最喜歡的一部,故事講述文革期間,知青下鄉教書,企圖打破傳統教育模式,為孩子帶來創新的氣息。《孩子王》的電影風格是陳凱歌早期作品中較為罕見的一部作品,儘管在當時從後備製作團隊到戛納電影節上均不被看好,但是現今再次回味,本片的藝術價值和思想立意絕屬超前。


當年拍攝時,製作團隊並不理解陳凱歌的藝術美學。因為拍攝時期較為艱難,外景師傅、劇務不理解謝園所謂“木偶式表演”而拒絕幫忙,甚至還罵街,還有工作人員甚至準備打包行李回家。就在這樣艱苦的情況下,陳凱歌扛了下來完成製作。《孩子王》從籌備到後期製作,耗時1年,拍攝期為4個月,兩次趕赴雲南西雙版納地區進行拍攝,採用同期聲錄音,拍攝鏡頭為500多個,用於本片之中約4/5。



影片製作完成後,於1987年參加首屆中國電影展,雖在國內只賣出3個拷貝,被稱為“賠錢貨”,但卻成為外國訂購拷貝數冠軍,出品方——西安電影製片廠廠長吳天明在其中起到關鍵作用,他親自舉着紙牌到外國片商面前一一推銷《孩子王》,最終有14個國家購買。


而在1988年第41屆戛納電影節上,《孩子王》入選主競賽單元,由於拷貝洗印出後質量不理想,導致影評風評不佳,但意大利、法國、美國等都開出了二十至五十萬美元購買版權,而此時,一般中國片的海外最高版權費僅3000美元。



儘管《孩子王》當年屢屢不順,可是現今看來卻是“影史珍寶”。本片分為兩種色調,暖色調的火光和冷色調的迷霧,藉助大量空鏡頭和固定長鏡頭,將傳統教育存在的問題,學生與老師、老師與領導之間的矛盾慢慢暈染而出。


大量的隱喻在現今看來又更具有現實意義。“從前有座山”的童謠被陳凱歌賦予了別樣的含義,至今看來讓觀眾仍覺五味雜陳,片中的人物設定與情節在不浪費“一滴油墨”之下精準表達,所對應之人、之事則更為寓意深遠。



《棋王》與《孩子王》幾乎同一年誕生,滕文驥執導、謝園主演。為了拍攝本片,謝園一改《孩子王》中蓬亂頭髮憨厚老實的教師形象,以“板寸”示人,演繹一位才華橫溢的“棋痴”形象。


《棋王》講述民間一位不幸被套上“反革命”頭銜的“棋呆子”被好心人救下,去陌生小鎮與高手對決下棋的故事。滕文驥極為忠於原著小説,挖出精髓,在製造懸念的同時,更煞有介事地將本片拍成了一部“俠客片”。



此“俠客”非彼“俠客”,本片的“俠客”類型依舊將故事搬至文革時期。電影在按照傳統時間線敍事之下,循循善誘地將懸念留到了最後。滕文驥所理解的“俠客片”在本片中的體現便是浩蕩氣勢。影片的高潮段落中,將主角與對手們“鬥棋”的場面刻畫地極具震撼力。


夕陽下,邊陲小鎮裏,一人對多人的下棋場面,通過光影效果,在飛揚塵土之間盡顯荒漠俠客之氣。通過諸多人聲伴奏製造宏大場面,煙氣與汗水的細節刻畫,展現看不見的刀光劍影。



導演滕文驥曾“逼”問阿城,寫《棋王》時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是什麼?阿城起先顧左右而言他,但在滕文驥的一再執着之下,回答了兩個字——“參禪”。禪之道在片中是如何通過下棋,以及下棋背後的人情世故來表現的呢?影片當然給出了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本週六下午,《孩子王》(西影數字基地2K修復拷貝)和《棋王》(中國電影資料館膠轉數拷貝)將雙雙亮相上海,《孩子王》已經售罄,《棋王》所剩餘票不多,購票請登錄淘票票app,找到“天山電影院-虹橋藝術中心旗艦店”後,找到對應片名即可購買。



2019上海藝術電影聯盟:

新西蘭電影周 | 金珠瑪米

之子于歸 | 德國電影大師展

建國70週年丨 梧桐樹

大三兒 | 奧地利

西班牙電影大師展 | 冥王星時刻

騎士阿吉 | 戲劇藝術電影展

英倫電影大師展 | 大世界 | 冬天裏

 2018年放映回顧  |  2017年放映回顧

 2016年放映回顧 丨 2015年放映回顧


上海·電影·放映·影迷·交流

電影山海經|電影迷小小的家

長按二維碼關注電影山海經


業務聯絡請添加:ledoulos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