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糟糕的組織,無謀無斷

2019-08-24 02:59:09

房謀杜斷 貞觀長歌


謀斷行察:組織概論


高效的組織,要同時做好謀、斷、行、察四件事,併為之配備相應的人才。

 

是理解環境、調研數據、提煉相關性、驗證因果鏈條,並得出新知或判斷的過程。這事,往簡單了説是“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複雜了講,有統計問卷、金字塔原理等一堆方法論。擱今天有賀涵唐晶式諮詢顧問做;放古代,兩軍交戰也有情報活,湘軍為了解太平天國情況寫的《賊情彙纂》,即屬此類。



是定方案、作取捨,俗稱“你倒是給拿個主意”。這環節難在作取捨、擔風險;拿主意的人要作好被事後噴的準備。好比張羅幾個朋友聚餐,你問:吃啥?哪裏?何時?他們往往會答:隨便,你定。定了,吃完,被嫌路遠菜貴味道差,你決策者既戴其冕,必承其重,得受着。張羅臨時聚餐尚如此,作業務長期話事人,更要內心(Gut)強大。

 

是有人牽頭,拱出團隊,磕出資源,磨出流程,把方案落地跑起來。王陽明講知行合一,曾文正公説“天下事,若在外議論總無益,必先挺膺入局,躬身而行,冀可成”,都是這步。聰明人好學生,往往都做不好“行”,原因是道阻且長,拼智力變成拼韌性,交稿變成出活了,士就會問:可不可以不弘毅,可不可以不勇敢?

 

是覆盤,是對“謀、斷、行”的自我審視與批判,以及隨後的止損或升級。證明自己容易,否定自己太難;升級容易,止損難。古代皇帝為自我審視,專門設置了諫官;還是受不了被“察”的顏面無光,以至會庭杖(即當堂打屁股)諫官,以還擊泄憤。

 

 “謀-斷-行-察”功能組合,如下圖所示。從人員配備上看,四個環節分別對應的是分析員、推動者(決策者)、實施人和裁判。Thinker,Kicker,Doer,Auditor,缺一不可。



以上功能部分缺失,會帶來什麼影響?

 

先看前兩步:謀-斷。最糟糕的組織,無謀無斷,大量精力耗費在迷惑、慌亂和互相指責上,不以業務為介懷的事業單位,往往如是。次糟糕的組織,有謀無斷,反覆調研,偶爾討論,很少決策;他們“探討過後來別人竟然做成了的事”,喜歡事後諸葛亮聊以慰藉。良性組織,介於“無謀有斷”和“有謀有斷”之間,是“判斷充分”和“行動及時”的平衡產物。

 

簡單講,拿主意,總比沒主意好。

 

再看後兩步:行與察,寧可先行而後察。因為“事事有着落”好過“件件討説法。既作了決策,瞻前顧後與反覆審視都是大公司病的體現。諫官們忠諫往事固然感人,但他們也曾因為不瞭解一線,彈劾死過袁崇煥,攛掇過大清與八國同時宣戰。於改革者或創業家而言,謹慎雖可貴,“不作為”與”反覆“才是大惡。

 

判斷、推動、踐行、自省。於組織如此;於個人亦然。草草幾段臆想,僅供賢達拍磚。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