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一鳴和黃崢們是如何填報大學志願的?

2019-07-11 21:55:20

人一輩子真正重要的決定不多,選大學填志願絕對算是關鍵的一個。


重大的決定需要更多維度的參考,這裏這裏選取幾位科技互聯網行業的實踐,供年輕的同學和他們的家長親友參考。


他們最大的選擇依據就是選擇熱愛和選擇未來實踐,選擇自己喜歡的專業能夠保持熱情扛住困難,選擇新興專業有利於跟這個時代發生更好的交互。


1.字節跳動 張一鳴

來源:亂翻書 張一鳴的實證理性


選學校


張一鳴在回母校南開的演講裏面提到,為什麼他這個福建娃會來天津上學:


  • 最好在北方,冬天會下雪,因為沒見過,想玩。

  • 想獨立,離家遠,不能讓父母突然跑學校就能來找我。(排除掉東南沿海)

  • 綜合性大學,不要像中科大那樣偏專科。

  • 男女比例不要太失調,方便找女朋友。(排除掉工科院校)

  • 靠海,因為喜歡吃海鮮。(只剩下渤海灣)

幾個維度綜合起來就是:一個會下雪的,有很多漂亮女生的,冬天會下雪的,濱海大都市。


多數學生都是高考完了才會想着去選學校填志願,張一鳴説他在高二就都把這些事情都給想過一遍了,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往他想要的地方去,不浪費時間。所以填時很乾脆,沒問老師也沒跟家長商量。


換專業



張一鳴在年初清華跟錢穎一的對談中,提到2001年他考入南開大學,最初報考的是生物專業,因為分數不夠高入校時被調劑到微電子專業(即電子工程),後來自己轉專業到軟件工程(即計算機)。


至於為什麼報考生物系?張一鳴説的是

“當時都説生物是21世紀的領頭羊,所以非常熱。我自己也感興趣,高中的時候參加生物競賽,看了一本北大老師寫的《普通生物學》,對我影響很大。生物從細胞到生態,物種豐富多樣,但背後的規律卻非常簡潔優雅,這對於你設計系統或者看待企業經濟系統,都會有很多可類比的地方。”

至於後來為什麼從微電子轉到軟件工程,張一鳴給出的理由是:

我花很長時間,才能在麪包板上做一個正弦波信號發生器,還經常不能。學了一年多,卻沒有看得見的效果,讓我很焦慮。但軟件工程比較快,你寫個程序馬上就能跑起來,發揮作用,甚至還能在校外兼職,所以我就轉到軟件工程。


張一鳴選專業的出發點是希望是能夠面向未來,同時能夠獲得快速反饋。軟件工程是一個理論實際結合的非常好的一個學科,需要比較強的動手能力。張一鳴在大二做完這個選擇之前,並沒有跟家裏人説過。


2.陸奇給年輕人的話

來源:頭條科技採訪



頭條科技:怎樣看待互聯網公司的高強度工作?


陸奇:工作是個人選擇,這是一個重要的前提。其次,每個人的體能、家庭環境、職業生涯追求都不一樣,我推薦的是每個人按照個人情況來選擇。你要設計的是一種時間管理方式,可以讓你走得快,也能走得遠,這特別重要。

 

我打個比喻,一輛車要想跑得快又跑得遠,你可以把車速調到基本速度,比如平均在80公里一小時,偶爾衝刺一下,但是衝刺完以後,馬上回到均勻速度,這樣汽車的損耗很低。你需要避免一會兒加速一會兒減速,透支的話,偶爾可以,持續透支肯定不行。我個人有自己的方式,但是我覺得每個人都不一樣,不要去學別人。


頭條科技:對年輕人有什麼的建議?推薦幾本最近看的書?


陸奇:如果你現在是上大學的話,建議你至少修兩個專業,計算機科學一定要學,另外是腦神經科學。對於將來新一代的計算體系而言,如果我們對人的大腦理解更深,會有更大的突破。如果你還有時間,我會建議你修經濟學,如何琢磨出人與人之間的結構化的關係、社會關係,經濟學是相當不錯的學科。如果你還有時間,建議你學心理學,因為我們對個人的認知,目前來講還相當淺,希望能夠有更多機會加深對人的瞭解。


最後,我比較推薦作者而不是推薦書。第一個作者叫大衞·克里斯蒂安,他所寫的一本書叫《大歷史》,研究人類歷史和研究自然歷史是分不開的,起點必須要從大爆炸開始,看物理生態、化學生態、生物生態,在這個基礎上再來看人類社會。

 

另外我會推薦是傑弗裏·摩爾,他的書在商業生態上比較行之有效,他寫過幾本書,一本叫《跨越鴻溝》,一本叫《逃離速度》。

 

我還會推薦弗雷德·考夫曼(Fred Kofman),他曾經是我的導師,我推薦兩本書,一本書叫《有良知的商業》(《Conscious Business》 ),最近一本叫《社會需要意義》。為什麼每個人在企業裏面都做得很多,都覺得很焦慮,因為沒有充實的意義,如果每天去上班,你都覺得在做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生活很充實,會給每個人帶來很大好處。


3.拼多多 黃崢

來源:亂翻書 《黃崢思維切片:60分萬歲是個好哲學



小時候談不上貧窮,但比較拮据,小時候經常要穿媽媽同事或者是親戚家小孩的衣服。很多消費習慣和前期的家庭環境有很大關係,跟現在擁有的財富沒太大關聯。比如我媽到現在都捨不得打車,她會覺得時間又不值錢,太浪費了。這個對我一直有很大影響,包括影響我思考做商業,我腦子裏一直都記着我爸媽這樣的普通家庭,他們是怎麼思考的,他們是怎麼生活的。


我的小學很一般,但考上了杭州最好的中學之一,杭州外國語學校。相比於其他中學,接受西方文化影響更早,程度也更深。杭外畢業後被保送到浙大混合班,也就是浙大竺可楨學院的前身。


我在上學時就意識到幾個事。一是寒門出貴子是小概率事件,大部分富二代,尤其是官二代非常優秀。二是田忌賽馬,在整體資源劣勢的情況下可以創造出局部優勢,進而有機會獲得整個戰役的勝利。基於此,平凡人可以成就平凡事。第三是錢是工具,不是目的。


我在上學時有一個較大的遺憾,就是自己目標導向太明確,在追求第一、努力做個好學生上浪費了過多時間,損失了逆反、搗蛋的青春時光,後來才慢慢悟到“60分萬歲是個好哲學”。


福布斯中國:您為什麼決定就讀於麥迪遜分校?
黃崢:我在位於杭州的浙江大學讀了本科,專業是計算機科學。和其他同學一樣,我申請赴美國讀研究生。我之所以選擇了威斯康星,是因為贏得了芝加哥商人(鋼鐵大王)唐仲英先生的獎學金。唐先生説,威斯康星較近,我可以到麥迪遜,到他家中過聖誕節。聖誕節時,我可以免費吃上餃子和烤鴨(笑)。唐先生為人和藹。尤其是頭兩個冬天,他的家庭讓我有家一般的温暖。這就是威斯康星的故事。當地天氣挺冷,我很喜歡,因為沒有那麼潮濕,與潮濕的杭州不同。我在那邊讀了計算機科學碩士學位。本來,我想繼續讀博,但是後來找了工作,甲骨文和微軟表示願意僱我。我還向jobs@google.com投了簡歷,谷歌來了個電話。我通過了面試,也拿到了谷歌的聘用通知。我選擇了谷歌。


4.滴滴程維&快的陳偉星

來源:獵雲網 灑脱陳偉星、隱忍程維,一場高考異途命運



18歲那年,走出老家,懷着一番雄心壯志的陳偉星走上了高考考場。在21世紀初納米技術狂熱的年代,造出擁有特異功能的新材料,趕上時代的創業風口,是陳偉星讀大學的動力。但是由於高考前的嚴重失眠,在考場上睡了50分鐘的陳偉星,第一志願落榜,上了北京化工大學。夢想的破滅一度讓陳偉星很難過,他不願意委曲求全,3個月後選擇了退學重考。 

而就在那一年,在陳偉星夢想破滅、選擇離開的時候,與陳同屆的程維也在抱怨自己的命運。因為沒注意到高考數學試卷反面的三道題,程維被調劑到了北京化工大學行政管理專業,他是這個專業的第一屆學生。“我當時很不明白一個化工大學為什麼會有行政管理專業”,程維覺得懊惱,這不是他想來的地方。

不過,與陳偉星的選擇離去不同,出生在算得上是小康家庭的程維(父親是政府官員,母親是數學老師),血液裏並沒有太多的叛逆。懊惱過後,程維沒有冒着風險去退學重考,他選擇了留下。

程維比較隱忍,他説“當時很不明白一個化工大學為什麼會有行政管理專業”,這不是他想來的地方,雖然覺得懊惱,但還是選擇了留下。在江西小鎮長大、讀大學之前甚至從未離開過小鎮的程維,早在高中時期就反覆地吿誡自己:出生在哪兒無所謂,但必須在一線城市奮鬥。

退學後的陳偉星選擇了重新高考,在失敗了一次後,他考上了老家的浙江大學,在那兒開始了新的折騰。而遠在北京的程維在短暫的懊惱之後,選擇了接受,並開始了和大多數學生一樣,日常地學習,日常地踢球,日常地戀愛,普通而平靜。

上了浙大之後,從農村走出來的陳偉星不願意回家守着一畝三分地過日子。他需要出人頭地,而且是儘快。

於是,進了大學不久後的陳偉星就想利用科技搞創業,不管新科技多麼專業,離自己的本專業有多遠,他都不怕,“學透它們,再設法把科技成果化作財富。


5.大疆 汪滔

來源: 鳳凰科技 馬曉寧 留學遭拒,研究生"留級"三年,他如何成為身價百億的無人機第一人?



高中畢業後,汪滔考入了上海本地一家大學(華東師範大學)的電子系,但是,循規蹈矩的大學課程讓他十分不適應。
上到大三汪滔就泄氣了,“距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遠。”他一氣之下退了學。
此後,汪滔向斯坦福、麻省理工等世界一流的大學遞上了申請。
遺憾的是,當時美國的面試官沒有發現這個來自中國內地的小青年有什麼特別,更看不到十年後汪滔的成就,所以果斷拒絕了汪滔。
唯獨香港科技大學慧眼識珠,給汪滔發來了錄取通知書,使得他得以進入了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繼續就讀。
在港科大讀書的汪滔對機器人設計充滿興趣,這門課程他選了兩次,並且決定將從小的夢想——遙控直升機的飛行控制系統作為自己的畢業課題。為此汪滔找了兩位同學一起説服老師同意他們的研究方向。
拿着學校給的經費1.8萬元港幣,汪滔團隊奮鬥了5個月,經常要在凌晨四五點才能睡下。然而廢寢忘食的努力,換來的結果卻是在最終的演示階段,本應懸停在空中的飛機掉了下來。
這次失敗的畢業設計得了一個C,這個很差的成績甚至讓他失去了去歐洲名校繼續深造的機會。
但收之桑榆的是,前文中機器人設計課程的老師李澤湘教授對汪滔青眼有加,他因此獲得了在港科大師從李澤湘讀研究生的機會。


6.趕集&瓜子 楊浩湧

來源:人民網 趕集網CEO楊浩湧校友做客天津大學北洋大講堂


他首先談了自己艱苦的求學經歷,話語之間略顯激動,他打趣地將自己形容為一個“不安分”的人,不太愛上課,也常常有逃課的現象,曾經在軍樂團當過薩克斯手,拿到過卡拉OK比賽的第一名。他同時也坦言自己讀碩士時,第一次感到了恐慌。談到國外的留學生活,楊浩湧説自己從約翰霍普金森大學到耶魯大學時,只掌握了3門計算機專業的相關課程。每天學電腦,從下午兩點到第二天天亮,“我有時會號啕大哭,不是因為委屈,只是學習太辛苦,想發泄一下”,他還回憶起自己在中科大求學時倒賣電影票的經歷,也講述了自己第一次接觸互聯網時的興奮,他最後總結道:“學習,就要全身心投入!”


7.知乎 周源

來源:成都理工大學公眾號 成理人周源:創建知乎的體驗

在周源讀高中的時代,計算機專業很熱門,他和周圍不少同學很自然地對學習計算機產生興趣。雖然周源當時對於學計算機意味着什麼並沒有特別清晰的概念,但總體覺得這個行業很新興,以後應該會有前途。高中畢業填報志願的時候,互聯網還沒有現在這麼發達,考生主要的參考依據都是來源於各個學校的招生簡章、招生資料,或是請教老師和身邊比較有見識和閲歷的人。有一個很小的細節影響到周源的選擇,令他至今記憶猶新。在看成理的招生資料時,周源留意到學校介紹有很漂亮的圖書館和湖,特別是水上圖書館很有特點,還提到學校的藏書有100多萬冊。這對當時的周源來説很具有吸引力。套用知乎社區現在比較流行的表達方式來説:“我覺得在這樣的地方看書和學習知識肯定是特別美好的一種體驗”。就這樣,周源與成理結緣。數年後的今天,周源成為了成理的一張名片,知乎的名頭在互聯網時代成長起來的青年學生中有廣泛的影響力,而他的事蹟也因一種天然的血緣親近感倍加鼓舞學弟學妹。


8.網易 丁磊

來源:甬幫平談:興盛中華,網易有責——訪網易公司創始人、CEO丁磊

總是碰到許多大學生問我畢業 以後是怎麼取得成功的,我説很遺 憾,我大學選的專業並不是自己喜 歡的。我很喜歡電腦,高中時就在 蘋果電腦上開發遊戲,並且自學完 了 BASIC 語言。1989 年我選擇大學專業的時候,很想選計算機專業, 但因父母説計算機輻射大,對健康有害,我就填報了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的通信專業,被分到了全校最小的系——微波通信,一個系只有 30 個人。 
據説這個系的學生畢業後歷來是最難分配的,而且會被分配到山溝溝裏去, 所以我大一挺鬱悶的。我想這是人生很重要的一步,它現在就這個樣子了,你還 有什麼可以選擇的呢?不如讀下去。 
不過我一直沒有放棄輔修計算機,我那時經常跑到圖書館去看計算機方面的 書,還去計算機系蹭課旁聽。當時我有兩個困惑,第一,書本上的知識為什麼要 老師教才會?第二,這麼多的學生,七點半起牀,八點上課,很多人眼睛還沒睜 開,這樣聽課是不是有效率?這兩個問題困擾我一陣子後,我毅然決定每天從第二堂開始上起。 
因為我沒有聽第一堂課,又不得不做作業,所以我會努力去看老師上一堂講的東西,也會很努力地去想老師想給我傳達什麼信息。很快我掌握了一種思考的 技巧:完全不聽別人講,就看書本,我竟然可以在兩三個星期內掌握一門功課。後來接觸到互聯網的時候,我才知道這種技巧對我是多麼重要。我從 1997 年開 始搞互聯網,那時沒有幾個人能教你互聯網是什麼,關於互聯網的書也非常少, 要請別人吃飯才能借到,而且看書的時候要不停做筆記。所以那時候我每天去網 上輸入各種各樣的關鍵字查找,然後把這些信息打印出來,放在腦袋裏去組合, 去攪拌。大學的學習過程對我後來創業影響非常大。可以坦誠地説,我在大學學 到的知識在後來的工作中基本沒有用到過,但我在大學四年培養出了思考的能力 和學習的能力。我現在看書很快,一般都從後面往前看,看關鍵字,不懂就到前面去看這個關鍵字的描述。 
大學畢業後我被分配到寧波電信局,在那裏度過了將近兩年時光。我不喜歡電信局的環境,論資排輩很嚴重,年輕人沒有什麼機會,每天做的工作重複又枯燥,沒有一點創新性、開拓性。1995 年,我一個人離開寧波去了廣州。到廣州後,我在一個美國的數據庫公司找了份編程的工作。工作之餘,我開始尋思創業的問題。當時沒有人可以教我怎麼創業,也沒有一本書教你怎麼當個老闆。儘管 我在大學畢業的時候就一直想開一個公司,但人生太難了,要做一件事情會碰到 太多的挑戰,這是當時的客觀情況。不過,我還是決定嘗試一下。我把我畢業以 後開發軟件賺的 50 萬元拿去創辦了網易。創業之初,有點辛苦。我們在一個只 有 8 平方米的很小的房間裏工作,沒空調,夏天很熱。但想起大學四年,每年兩次往返寧波和成都,都坐 72 個小時的火車硬座,又髒又擠,那樣都熬過來了, 創業時遇到點困難算什麼?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