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猶太攝影師用膠片拍下無數民國美女,驚豔了一個時代

2018-11-30 08:47:44

有一種西方人無法企及的美,叫做中國旗袍。


那些穿旗袍的美人,驚豔了一個時代。


俊眼彎彎眉,顧盼神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在那個無美顏,ps的年代,她們美得各有特色,韻味十足。



民國女子之美,正如胡蘭成所言:


“是從靜中養出來的。臨花照水,自有一種風韻。即便豔麗,亦是錦緞上開出的牡丹,底子裏還是一團靜氣。”



而拍下這些意義深刻的照片的攝影師,是一位俄國猶太攝影師Sam Sanzetti(沈石蒂)。


1919年,他來到上海,開了家照相館,與中國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可以説,沈石蒂最燦爛的歲月都在上海。



17歲那年,他乘船隻身來到上海,做了5年學徒後,憑着敏鋭的洞察力,和不凡的攝影技術,1927年,沈石蒂開了第一家影樓,很快又從1家擴展到4家。


在上海攝影界,他的名聲漸長,幾乎成了一塊活招牌。



據稱,他是當時上海乃至中國最受歡迎的攝影師之一,在這期間,很多中國人和外籍人士,在他的影樓留下了精美的照片。


包括一些知名政界人士,演員等。



其實,起初,沈石蒂只是在照相館門口給人擦皮鞋為生,後來他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機,於是瘋狂的迷上,作品也被廣泛流傳。


並被介紹到攝影工作室裏工作,也有了日後開照相館的基礎。


據瞭解,他的照相館有11個大型的房間,並僱傭了31名工作人員,這已經是當時全中國最大的攝影工作室。



他鏡頭下的那些名人:


宋美齡



宋子文



周璇



胡蝶



在上海期間,他拍攝了2萬多張手工着色的照片,沈石蒂用自己的方式,傳達了二十世紀早期上海的國際氛圍,和當時人們的生活面貌。


照片中的這些女子,她們面容柔和,眼神清澈且堅定。



江南女子的雅緻,大都會女子的精巧,繁華下的世故聰慧,上海女人的麗質和旗袍的剔透完全融於一體。


可以看出,那時的人們活得絕對精緻和講究,臉上洋溢的都是自信和謙和。



彷彿,從他的老照片裏,讓人們來了一場跨越時間的聚會,我們可以看到上海在100年中的變化,感受濃濃的老上海風情。


那些最自然,最飽滿的情緒,即使不太和平的年代,也有絕不妥協的美。



即使,在當時並沒彩照技術,所以部分照片採用了那時流行的上色技術,但是這些人物卻素雅得宛如一幅幅油畫,柔和又沉着。



鏡頭下的她們,很多並非什麼大户人家的小姐、名媛,可能也不算美到極致傾心,但是她們所展現的端莊和恬靜卻那麼自然和漂亮。


這才是最具煙火氣的真實美,持久永恆。



不過,由於沈石蒂在拍攝這些精美人像,大多都沒留存下照片主人公的名字,而於2011年秋冬,他的繼子通過以色列駐滬領事館,向市民徵集線索,尋找照片中的人。


這才,讓我們看到這些“美而不自知”的美麗面孔,和具有紀念意義的老照片。



今年74歲的洪落霞就是照片中的主人公,57年後,再次憶起曾經的美好時光。


她説:“我們從沒想過,在今天能夠再看到這張照片。Sam Sanzetti勾起了我們對於上海許多的回憶,重新看到照片時,我們忽然覺得上海還是那麼美麗,那麼充滿希望。”站在自己的照片前,洪落霞和丈夫相視而笑。



沒有矯揉造作,浮誇造型,更無多彩的場景,可是這些人物卻十分生動,賞心悦目,甚至到現在都可以作為攝影的範例。


如此的立體和鮮活,就像在講述某個故事,動人又具説服力。



雖然,1957年,沈石蒂離開上海前往以色列,然後在那安度餘生,直至1986年去世。



但是他説,“我一生中最輝煌的歲月,都留在了上海”。


晚年的他曾無數次深情的説道:


“我一生中最愉快、最歡樂的時光都在上海,在上海那段五光十色的歲月,只有我的照片可以見證。”



我們常言,世事變遷,物是人非,浮生百年,人們聚了又散,很多風景和人都已不在,可慶幸的是,這些美麗的故事永留在心間。


時光已逝,歲月卻帶不走這些珍貴的記憶,還有那些被後人緬懷的老照片。



民國風情的舊上海,亂世中掩映不住的精緻、滄桑與繁華。


即使隔着時光,依然沒有厭倦!美得驚豔!


- END -

在看



熱點新聞